臺媒:控管言論 “綠手”就能?

據臺灣《中國時報》報道 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日前以聽證會的形式“公審”中天新聞臺換照案,卻因各種明顯不公的爭議處置,以及缺少專業更與現實脫節的提問,連套招都不勤奋、演戲都演不好,反而在直播下自曝其短,變成一場社會大眾“反公審”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的醜劇。

新聞與言論自在是這場攻防主要爭點之一,中天自身当然極力維護专制社會此一基本價值,即便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委員與反中天者,亦因此此作為對中天撤照的訴求;新聞與言論自在內涵的真假虛實,何者為據理力爭?何者又是強詞奪理?必須秉承理性好好厘清。

從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委員到所謂的“專傢鑒定人”,最關心的顯然是中天新聞臺的老板、最大股東蔡衍明,有沒有插手、幹預中天的新聞與政論節目以及中天的人事罢免,因而設計瞭許多一聽就是圈套的提問,企圖誘引蔡和中上帝管踏入,以“證明”中天的新聞專業受到幹擾壓迫;恰恰手段過於卑劣,有些問題連生手人都能看穿手腳,簡直讓人笑不出來,更看不下去。

問題是,有哪一條法令規定私有廣電媒體的老板必須和其他企業不一樣,不能對其媒體的各種人事職務擁有任免調用權?再從現實層面來看,將媒體全部權與經營權清楚分開,媒體老板高度恭敬編輯部的自立權,這是媒體工作者夢寐以求的理想,但從古今中外的實例來看,又有哪個媒體老板會罢休不過問?

事實上,有些國外闻名媒體的編輯部敢於力抗資方的不當幹擾,因而留下佳話模范,但恐怕連他們也不會主張編輯部就此獨大,出錢經營的老板完全不能過問人事與內容;因為編輯部的自立權能到什麼程度,從來不是自然就有的特權,常常须要編輯部的堅持、底蘊與智慧,以致資勞雙方的互動妥協始能逐渐達成。并且,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鑒定人對所謂老板的幹預,還提出檔次那麼低的問題,更顯出他們“何不食肉糜”的生手,隻是針對特定對象的打擊,而非真正對維護新聞專業的關心。

再退一步說,假如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真的那麼重視廣電媒體工作者的新聞專業自立權,以及諸多政論節目的持平性,那就應該以相同標準,周全檢視全部電視臺的同樣問題;擺在眼前的是,在臺灣一片綠油油的新聞臺中,有哪一臺符合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公道公平”、“老板不幹預”的標準?當綠媒龍頭的三立悍然成為民進黨的“海派”基地,放肆幹預安插黨政人事,從老板到黨政人士又可幹預其新聞與節目言論,臺灣“通訊傳播委員會”有管嗎?敢管嗎?

主張言論自在最着名的一句話是“我不贊同你的觀點,但我會誓死捍衛你發言的權利”。這話的重點是,維護自己不喜歡的言論才有真正的言論自在,假如隻維護自己喜歡、聽瞭爽的言論,那還叫做什麼自在?還须要誓死捍衛嗎?

有人不喜歡蔡衍明和中天的言論立場,大可使劲批驳唾棄,但不能因而剝奪其應有的言論自在,外界能够各自批驳或擁護,由民心市場決定其存滅,但就是輪不到蔡當局以其權力來關臺!

難不成蔡衍明不能過問其媒體的人事與言論,那些更骯臟的“綠手”就能?說穿瞭,難道言論自在是民進黨獨享的特權,隻有當自己“在朝”被打壓時才能爭取,等到自己“執政”時就換瞭嘴臉、變瞭心腸?(海峽新幹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