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亭妃、王定宇虎視眈眈,黃偉哲遭黨內外夾擊,連任之路浮現危機

臺南市長黃偉哲自本年8月開始,接連卷入爐渣、南鐵迫遷、長榮女大生命案等3大風波,同時面對黨內外競爭者挑戰,連任之路“內憂外祸”雙重夾擊。黨內人士直言,黃的施政滿意度不低,但危機處理能力缺乏,近期惹議是“志自满滿、忘瞭危險”;另外一綠營公職憂心稱,黃已被設定成執政團隊的“破口”,若沖擊擴大,恐將影響2022年民進黨在地公職席次。

事實上,黃偉哲的首屆市長任期已快過一半,臺南是綠營瘠田,2018年臺南縣長初選廝殺剧烈,黃偉哲2018當選市長後,黨內競爭對手仍積極經營,“立委”王定宇、陳亭妃都持續跨區服務、跑行程,王定宇身為“湧言會”调集人,有雄厚媒體資源,並積極經營自己“軍事專傢”形象;“正國會”大將陳亭妃基層實力雄厚,在“中央”表現也多,本年9月她積極爭取黨團幹部雖未果,之後仍透過派别“立委”組成的“正策中心”爭“修憲”議題話語權。

或許是有感於黨內競爭者來勢洶洶,一位黨政人士觀察,黃偉哲近來一連串危機處理失當,其實也是因為“他現在就像刺蝟一樣,覺得攻擊他的人都是政治争光,因而用政治方法處理。”

另外一方面,黃偉哲還須面對虎視眈眈的他黨勢力。一名臺南民代觀察,“時代力气”、民眾黨、“臺灣基進”先後至臺南插旗,“時力前立委”黃國昌本周忽然關心起臺南爐渣案與郭再欽,未來能否將有更龐大的政治勢力搶進臺南,生成其他變數,仍是未知數。

該民心代表直言,黃偉哲現在已經被他黨設定為執政團隊的“破口”,成為被鎖定的對象,必須盡速補平傷疤,防止再擴大,否則受沖擊的恐將不僅隻市長選舉,議員席次也會連帶被影響。

地方人士直言,黃偉哲的潛在危機不在於黨內挑戰者,“任何城市都會發生巨大不测或刑事案件,但面對危機的方式或態度,才是他真正的挑戰”。也有地方人士替黃偉哲緩頰表示,黃已經針對女大學生命案數度公開报歉,也啟動“點亮偏鄉計劃”,應可稍稍止血。

还有就是,地方人士補充,在市政方面,受惠供應鏈重組、臺積電來臺南設廠等要素,臺南市的經濟數字不會太難看,但黃偉哲仍須面對加速建設社會住宅平抑房價、提振經濟內需,以及拉近城鄉差距、鐵路地下化等挑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