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同盟」xiye:砸熊少年已老去,事與願違不斷步

文丨RebelXayah@bigfun社區

關於許多英雄同盟的老玩傢而言,60E象征著一個期間和一段青春,但阿誰時間點已經很長遠瞭,在2013年若風服役,2014年淺笑和草莓相繼離開,WE戰隊就進入瞭第二代。我們現在計議的WE戰隊,常常都是從第二代提及,但現實上,在第二代WE戰隊形成以前,也是經歷瞭宏大的波折。LPL聯賽夥伴時間最長的雙C是誰,可能許多玩傢都沒法快速答復出來,答案是xiye和Mystic。

此次,我們就要來聊一聊xiye,這位曾帶領WE戰隊完成蘇醒,現在又助力LGD戰隊完成再起的關鍵先生。舊日的少年已經再也不年少,xiye也長成為瞭國產中單選手的長輩瞭,統統的故事,則是要從他身披一抹紅色開始。

國服第一安妮兮夜

出身於1997年的xiye,在電競圈仍算一個年歲不大的選手,但現實上,他在2013年就已經出道瞭。xiye的本名自然不是兮夜,而是蘇漢偉。在英雄同盟剛開始盛行起來的時候,他一手安妮多次登頂國服,不滿16歲的他已經憑著“兮夜丶”揚名峽谷。阿誰時候的WE戰隊是人氣最高的步隊,xiye選擇加入青訓聲勢WE.A,盼望有一天可以代表俱樂部而戰。有趣的是,xiye的第一個冠軍是在2014年1月的G聯賽中,他和隊友們在半決賽中以2-0擊敗瞭WE戰隊。

那年的xiye還青澀,在舞臺上矮小的身體並不起眼,他的隊友包含瞭Smlz。一個月後,騰訊正式開設次級聯賽LSPL,WE.A戰隊自然也是參與瞭,有些年輕的玩傢可能不曉得,xiye和Smlz曾經被以為是LSPL天子,他們歷來沒有輸過保級賽。原因很簡單,在第一屆LSPL聯賽中,他們就以13勝2平0負的戰績排名慣例賽第一位,xiye打爆瞭其他的中單選手,包含以後大傢熟識的妥當棍、韋神。LSPL聯賽第一位的步隊,直接晉級到2014年LPL夏季賽中。

垂頭喪氣的WE.A戰隊迎來瞭更大的舞臺,xiye也盼望在LPL賽場上證實自己,但從這支步隊加入聯賽的第一天開始,他們就沒有被人們看好。原因也十分簡單,xiye有著嚴重的英雄池問題,左手安妮右手卡薩丁是他在LSPL的常態,但在LPL舞臺上,對手不會放給他招牌英雄。隻會刺客英雄的xiye在LPL賽場上打得十分簡單,到賽季後半段,對手放出瞭兩局安妮,但被針對的xiye完全未能發揚出來,xiye在昔時的LPL夏季賽中隻用璐璐贏過一場。

WE.A戰隊是國內最早引入韓援選手的步隊之一,他們在那年夏季賽引入瞭Khan和Mickey,xiye在賽季後半段已經沒有太多上場機會,WE.A戰隊開始運用雙韓援出戰。WE.A戰隊的首勝直到慣例賽第九周才拿到,擊敗瞭在LSPL春天賽中始終打不過他們的YG戰隊。那時許多人斷言xiye難成大器,他的英雄池很難適應賽場,並且版本逐步趨向於刷子英雄,刺客英雄越來越難出場。同為WE俱樂部的otto曾經有一句名言,“我但願WE能出一個xiye被秀的TOP10。”

隻管LPL夏季賽的上場機會不算多,但保級賽還是要打的,Mickey在夏季賽完畢後離開瞭步隊,在2014年11月的LPL升升級賽中,重回想發的xiye展示瞭LSPL天子的實力,擊敗瞭Letme之處的GTF戰隊完成保級。值得一提的是,WE.A戰隊這個時候的打野選手換成為瞭Mystic,是的,大舅子最初是打野位置的。不久後就是韓援來華的高潮,各大俱樂部進行名單大洗牌,聯賽變革致使WE.A戰隊獨立成為M3,而xiye則是和Smlz各奔前程,他繼續留在一隊中。

二隊WE步隊之魂

WE戰隊在2014年經歷瞭宏大的曲折,若風服役後讓他們始終找不到適宜的中單選手,春天賽體現不錯的sukiM後續沒有上場機會,夏季賽換成韓援選手Ninja,他是二代WE戰隊的初期核心。因此,在xiye加入一隊時,他其實是給Ninja做替補的,而步隊這個時候招募瞭另外一個打野選手Spirit。WE戰隊在2015年LPL春天賽前半段,他們采用的是中野雙韓援聲勢,Styz鄙人路位置負責首發。Styz是一個稟賦不錯但性格很差的選手,和隊員們的關系並不好。

終究,Ninja犧牲自己選擇和Styz替補,為下路騰出瞭一個外助位置,WE戰隊換上瞭xiye和Mysitc負責新的雙C。WE戰隊暫時換人後的重要一戰,則是參與IEM9世界錦標賽,迎戰世界各地的強隊。老WE戰隊在2014年贏下瞭一個分站賽冠軍,二代WE戰隊承繼遺志出戰,忠實說,沒有任何人看好他們的成果,由於其他參賽步隊TSM、閃電狼、GE和SK戰隊都很強。尚未磨合的WE戰隊怎樣發明奇觀呢,特別他們小組賽第一場就輸給瞭TSM戰隊。

但那場競賽是xiye和WE戰隊的轉機點,他們在空空如也的狀況下,打出瞭最好的體現。Aluka的塞恩和xiye的黛安娜驚艷瞭人們,他們擊敗瞭韓國勁旅CJ和GE戰隊,在不被全部人看好的狀況下打進瞭決賽。固然,正值巔峰狀態的Bjergsen還是壓制瞭xiye,黑馬的故事沒有延續到最後,但亞軍的成果依然超乎瞭人們對WE戰隊的賽後期待,特別他們擊敗瞭兩個韓國步隊。“像我這樣的步隊,在LPL還有11支呢”,這個梗臨時間也是盛行起來。

沒有人曉得xiye在那半年支出瞭幾許的盡力,他從最初的“砸熊少年”逐步練出瞭其他的支流中單英雄,盡力跟上版本的步伐,去共同隊友拿到更多勝利。IEM的得勝成功鼓勵瞭WE戰隊的成員,隊員們進一步加強磨合後,成功脫節瞭墊底位置,他們危險挺進瞭季後賽階段,而後以2-3輸給瞭冠軍EDG戰隊。這支WE戰隊讓人看到瞭但願,固然他們那時的戰力遠不如其他LPL步隊那麼強,而xiye逐步生長為步隊的核心,肩負偏重振電競權門的義務。

少年恐懼一起向前

但電競賽場上是沒有那麼多的奇觀,到瞭2015年LPL夏季賽中,WE戰隊的各種弱點還是表露出來,Aluka的英雄池不合適版本,Spirit連敗後越來越悲觀,xiye很難在對線時期打出上風,Conan老是莫明其妙送人頭,終究,WE戰隊未能打進季後賽,反而要打保級賽。而在xiye的帶領下,步隊成功完成保級。隻管看不清出路的命運,xiye依然選擇留在步隊,並且在不久後的NEST大賽中獲得第一位的成果,略微讓人看到瞭一些但願的曙光。

在2016賽季到來後,WE戰隊進行瞭聲勢調整,招募瞭95七、Condi和Zero,至此,二代WE戰隊基本成型瞭。WE戰隊在春天賽就展示瞭強勁的勢頭,再次回到瞭季後賽舞臺,但他們輸給冠軍RNG戰隊隻拿到瞭季軍。從幾個月前的保級步隊,忽然成為LPL頂尖步隊,全新的WE戰隊有瞭排山倒海的改變,他們經常打出搶龍和翻面的好戲,xiye的英雄池也不時擴大,乃至犧牲自己的發育來守護Mystic。許多人期盼著,WE戰隊可以重新回到全世界總決賽的舞臺。

但沒有人比命運女神更善於寫劇本,WE戰隊在LPL夏季賽中延續瞭精彩體現,季後賽中輸給瞭升班馬IM戰隊。他們並無想到,在幾天以後,IM戰隊會再次成為他們的噩夢,在2016年LPL資格賽最後一場競賽中,IM和WE戰隊打滿五局才分出勝敗,在決勝局中WE戰隊一度手握宏大上風,卻畏懼對手的瑪爾紮哈出瞭四個水銀飾帶,致使步隊將後期上風拱手相讓。WE戰隊成瞭IM戰隊三連跳的佈景板,在賽後的握手環節上,xiye顯露瞭近乎無望的懊喪表情。

我們經常說明年再盡力吧,然而電競選手都曉得,青春韶華不可再來,沒有人可以能夠始終堅持狀態,將許諾放到明年,自身就是一種期望。但幸虧,上天沒有給WE戰隊再開一個玩笑,他們的盡力得到瞭回報,經受的苦難變為瞭甜蜜的果實,此次輪到WE戰隊成為配角。在2017年LPL春天賽中,WE戰隊展示瞭絕對的統治力,橫掃其他步隊奪告捷利,捧起瞭WE俱樂部的第一座LPL獎杯。第一代WE戰隊選手未能完成的希望,xiye在出道四年後成功做到瞭。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這句古語相信許多人都十分熟識,歷經沉浮的xiye此次再也不遺憾,他無需成為故事裡的悲情角色。不久後,WE戰隊參與瞭季中冠軍賽,固然步隊未能獲得太好的成果,但xiye倒是成功證實瞭個人能力,他運用瞭那時並不熱點的中單盧錫安,成功單殺Faker驚艷世人。而在那年的夏季賽中,盧錫安成瞭賽場上最熱點的英雄。xiye的光芒耀眼時刻並不但是MSI,在同年7月的亞洲抗衡賽上,WE戰隊推平瞭SKT戰隊基地,讓LPL再也不畏懼韓國。

從山巔到谷底再歸來

關於WE戰隊而言,2017年是他們英雄同盟分部有史以來最好的成果,他們獲得瞭十分多的成功。步隊在LPL夏季賽中打進四強,而後在LPL資格賽中擊敗瞭IG戰隊,拿到瞭世界賽的門票,那是xiye第一次登上全世界總決賽的舞臺,在中國主場迎戰世界強敵。從武漢到廣州再到上海,紅色軍團留下瞭太多美妙回想,全部LPL觀眾都空想著WE和RNG戰隊會師鳥巢。但是,世事老是不太完滿,WE戰隊的運氣在半決賽階段已經用光,他們贏下第一局而後連輸三局。

步隊敗給瞭昔時的世界冠軍SSG戰隊,四強成瞭WE戰隊有史以來最好的成果,但“KEEP YOUR DREAMS”成瞭那年世界賽中最嘹亮的加油聲之一。xiye已經將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瞭,人們可能會記得Ruler顯現殺Faker,可能會記得Faker加裡奧救主,可能會記得鳥巢上空的那條巨龍。但不會有幾個人記得,xiye是那次世界賽中單殺次數最多的選手,也很少人曉得,xiye成功復仇瞭老對手Bjergsen。正如我們常說的,電子競技成王敗寇,大傢隻會記著冠軍。

2018年的WE戰隊,回到瞭2015年的狀態,他們具有瞭西安主場,選手們倒是光速變撈。xiye成瞭院長級別的選手,盡力帶領這支步隊前行,大部分競賽中都是依托他MVP級別的體現才能得勝。但是,WE戰隊在LPL春天賽季後賽中,還是蒙受瞭一輪遊,輸給瞭冠軍RNG戰隊。但xiye的盡力支出還是得到認可,在那年夏季的亞運會扮演賽中,他成功入選其中,代表中國團隊出征雅加達。哪怕是電競元年才入坑的觀眾都曉得這點,我們奪患瞭亞運會冠軍。

現實上,xiye在此次競賽出征以前,是肩負瞭宏大的壓力,RNG戰隊活著界賽失敗以前,被以為是最強的步隊,Xiaohu自然同樣成為瞭最強中單。但xiye頂住壓力擊敗瞭Faker,幫助Uzi在賽場上完成收割,一如2017年的全明星賽上那樣讓人牢靠,身披國旗的他神色飛揚。而這成瞭xiye在那年為數不多的聲譽,步隊在LPL夏季賽的體現繼續低迷,乃至未能打進季後賽階段。年末時粉絲們在猜想,xiye會離開步隊嗎,他終究還是選擇留下來,陪著步隊再戰一年。

2019年的WE戰隊繼續搖搖欲墜,但已經開始走進三代WE戰隊的重修之路,春天賽的xiye仍是院長,但夏季賽的時候已經有心無力。各種連敗讓他逐步失去自信心,年齡漸增使得他的對線能力下滑,xiye經常被對手單殺,因而各種批判和諷刺隨之而來。關於這類事情,xiye早已見慣不怪,終究昔時的“兮拉笑我”也未能讓他為之動容。那年的兮夜22歲,已經再也不是少年,已經變為瞭步隊中的元老。在他終究與WE戰隊訣別時,粉絲們同等給出瞭祝願,xiye真的累瞭。

結語

所幸的是,2020年LPL春天賽在DMO戰隊的低迷狀態,沒有成為xiye的終究結局,他在LGD戰隊重獲新生,再次扛起瞭重要的義務,成為步隊中體現最穩固的選手。少年總會生長,xiye變得越來越成熟,“旺仔”也逐步步入職業生涯的末期,轉瞬間,他已經出道瞭七年多,見過金雨跌過谷底,捧瞭金杯也曾保級。即便他再也不身披紅色戰袍,再也不享有那句“祝賀WE”,我們依然但願他可以在往後的職業生涯中走得更遠,但願他在此次的世界舞臺,一圓三年前的遺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