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動畫《靈籠》怎樣折射出資本匱乏與社會無奈

文丨星野喵0ww@bigfun社區

《靈籠》是本季度登陸B站的幾部經典國創作品之一,除瞭它優秀的3D技術,精良的故事配置,與標新立異的末日佈景外,該作暗地裡轉達出的社會價值與人文含意照舊是不可被無視的工具。

在馬克隊長帶領的“獵荒者”再一次蒙受到噬極獸等怪物的消滅性攻擊後,《靈籠》又一次將其故事的深度展示瞭出來。

因此,在這部國創動畫已經播出十餘話之際,筆者就用這篇文章與大傢分享下《靈籠》到底為我們傳送出瞭幾許值得思量之處。

《靈籠》世界為何老是充斥著哀思與氣憤?

在筆者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靈籠》已經播出瞭十集加一個別傳。但值得留意的是,伴隨著故事歷程,觀眾們的情緒也悄然改變,從一開始對這部“末日科幻”的感興趣,到現在體現出哀思與氣憤。

如在第10集中,當大傢看到“獵荒者”大量犧牲,看到馬克隊長被光影會特工割喉,看到這些在末日期間還為人類開疆拓土的壯士們走向絕境,我們是否會由於怕被“發刀”,而不肯讓他們去冒險呢?

在第7集中,“塵民”(《靈籠》世界中處於下層階級的群體)少女病重,但由於基因缺點的塵民,被“燈塔”的生命公式系統斷定為沒有醫治價值。因此看到這裡的觀眾們是否血氣上湧,感觸憤慨,以為“燈塔”過於淡漠,乃至想要仗義執言?

相信許多觀眾在觀看靈籠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有上述感覺,但問題在於我們為何可以感觸到這些情緒?

從外表上考慮,如奧秘怪獸出現人類無力抗衡,“上民”為瞭一己之私盤剝“塵民”,這些亂象的描寫都致使瞭我們能夠直接感觸到哀痛或許氣憤。但這樣說自身是很全面的,缺乏以命中《靈籠》的核心矛盾,也就是引起全部故事最實質的原因:資本匱乏。

在“末世劇情”中,怪物入侵是一個很常見的設定,這樣做不隻是為瞭表現人類的微小,更多的是為瞭擠壓人類生存空間,放大現實生活中人們為瞭搶奪資本出現出的種種困境。記得筆者在上一篇介紹《靈籠》的文章裡,就提到近代史上歐洲聞名的哲學傢奧爾特加·加塞特曾提到:小城鎮人滿為患,出租屋求過於供,酒店一房難求,火車上座無虛席,咖啡館裡人頭攢動,公園裡溜達者比肩繼踵,名醫診療室裡的病人紛至沓來。

而這寥寥幾個字,提醒的就是世界人口數量伴隨著工業反動產生瞭暴發性增進,但資本匱乏,又致使瞭人們生活品質降低,乃至沒法享用到基本生存保障。

因此,《靈籠》中那位被生命醫治公式斷定為沒有醫治價值的小女孩,生活前提卑劣且困頓的“塵民”,為瞭生存不得不從事高危行業的人們,在現實生活中也是存在的。終究在這個世界上一樣有難民,有飽受饑饉折磨的人,更不要說醫療和教導的完善,究其原因也的確和《靈籠》一樣:資本有限。

更進一步來說,《靈籠》中通過種種前提淘汰所謂劣質人口讓他們成為“塵民”,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須要和別人在學習與工作上不斷的競爭,終究稍不註意就有可能被淘汰,致使沒法進入到心儀的學校或許失去適宜的工作崗位。

但這些被淘汰的人真的不夠優秀嗎?並非。

就好像故事中那些“塵民”,他們一樣可以享樂,一樣有不錯的智慧。隻是資本匱乏,可以享用正常生活的位置隻有那麼多,因此不得不去采用這樣的軌制堅持社會運作。

因此《靈籠》故事中的核心矛盾:資本匱乏,說到底就是對現實社會的一次足夠折射與實在寫照。

沒法選擇的命題:是為自己還是為大傢

上文提到《靈籠》通過種種事例讓我們遐想到現實生活中資本匱乏致使生存競爭加劇,能夠說是十分具備現實意義的。

但在這裡,約莫有不少觀眾還是不滿於這類故事設定。

終究就算是“末日”,人類生存空間被擠壓,但也沒有須要在故事中展示的那麼殘暴,不須要把“塵民”完全當做對象,而“上民”如馬克隊長這樣還要去拓荒,將自己置於驚險當中。

確實從設定角度來說,我們真的沒有須要那麼殘暴,隻需合理控制人口,就不須要“獵荒者”們頻繁地冒險去追求資本,而老年人或許“塵民”中患病的孩子,也能夠由於低人口數量而取得更多的生存空間。

這類想法的確美妙,但在《靈籠》中幾乎沒有被提及。相反的是,我們能夠發現在“燈塔”世界中不管是“上民”還是“塵民”數量都是巨大的,乃至是超負荷的。即便如此,作為“燈塔”繁育機構的“晨曦大廳”照舊照舊運行,乃至不吝配置種種軌制來保存優秀的人類基因。

因而問題又出現瞭,既然大傢退一步均可以“安度末世”,又何苦像現在這樣“不共戴天呢?”

原因很簡單,為瞭人類文化的延續,而這也是《靈籠》的點睛之筆。

從個體角度上來說,隻需自己生活順心,不受到涉及,沒有太多應戰,哪怕外部世界是禍不單行,又有什麼關系?這也是眾多觀眾的視角,我們關註的隻是每個詳細的角色,他們的喜怒哀樂,他們的生離死別,因此我們才會對他們進行感情投射,同情患病的小女孩,同情馬克,隻需他們順利在世就好,哪會管這些人承當的義務以及“燈塔”的興亡。

但站在團體角度,並不是如此。從柏拉圖,亞裡士多德,蘇格拉底這些古希臘哲學傢開始就提出這樣一個觀念:人們締結成組織是為瞭借助大傢的力氣進行生存,讓人類這個種族保管下去。因此當個體難以適應環境的時候,就會組建傢庭,結成部落,而這些初級組織再次面對生產資料匱乏,極端自然災禍時,又會結盟組建城邦。

因此“燈塔”實質就為城邦這樣一個一起體,那麼自然也會承載著將人類文化繼續延續下去的希望,正如它在每一話片頭所說“不管面臨何種艱苦和應戰,人類作為命運一起體,都應丟棄成見團結起來,在時間的長河中雕琢前行。”相似的設定不隻在動畫中,如在《漂泊地球》這樣的科幻影戲裡也是如此,裡面的宇宙空間站就是人類可以再次再起的砝碼。

如此,我們即可以發現,《靈籠》其實就是應用資本匱乏將團體和個人世的矛盾集中展示出來。

終究在看動畫的時候,觀眾們可能會責備“燈塔”法令冷漠,責備“末日社會”通情達理,感慨“塵民”們的低微,以及質疑統治者們的能力。

但若將大傢放在統治者的位置上就會發現,一面是在有限的空間內必需通過犧牲來保存文化的延續,並為子女提供再起的泥土。另外一方面則是必需要讓很大一部分人獻出正常生活的權益,不然全部人都會由於資本缺少社會失序以致消亡。為此在這類進退兩難的狀況下,在個人生活與人類文化的天平下,通過理性思量或者也隻能發出一聲感嘆瞭。

終究從末世包圍是人類的義務,但若不摒棄一部分人,又該怎樣渡過難關?

隻能說一舉兩得的方法就是悖論。

冰涼以外,尚有溫度

假如說《靈籠》僅僅是一部過於理性的動畫,那麼這部國創,最多隻能收獲一個還不錯的評價,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得到眾多觀眾的追捧。因此,《靈籠》除瞭告訴我們無望以外,還為我們展示瞭許多生的但願,而這也是吸引大傢最主要的原因。

還因此第7集中那位“塵民”女孩為例,固然為瞭救濟她,不少“塵民”受到瞭處罰,乃至獻出身命,但終究結局還是好的。換句話說,即便“上民”與“塵民”水乳交融,但關鍵時候還是有人情願伸脫手來幫助這位少女,也就是品級軌制固然嚴酷,但獸性光芒照舊閃爍。

一樣,在馬克的師父在準備“遠行”時,他很驕傲地對馬克說道:“孩子,我願為你而行。”而這,也是一名長輩通過寄語為後代提供於絕頂處再開辟的勇氣。

這些內容提及來固然微末,但細想卻很有溫度。它們的出現就是想說明,“靈籠”世界即便再暗淡,再殘暴,但在故事中總會有角色能夠在極端困難的狀況下,照舊出現出好心進而關愛別人,就好像特魯多醫生的墓志銘“有時去治愈,經常去幫助,老是去撫慰”,或者大多時候我們都力所不及,然而力不從心的關懷還是能夠做得到的。

要曉得,觀眾實質為感性的鳩合體,關於動畫而言大傢除瞭觀賞跌宕崎嶇的劇情外,還但願接納到一些積極向上的東西,讓身心放松下來。這也就是為何傳統意義上講的“黑深殘”作品大都比較小眾,由於壓抑的氣氛自然會讓觀眾心情低落,感觸疾苦。而那些可以讓我們發掘出但願的動畫,才是真正的寄予,終究觀眾最想看到的還是美妙的東西。

因此觀眾才會去支持《靈籠》,終究它在提醒瞭深入含意後,照舊給予瞭我們可能會發生“大團聚”式結局的夢想,而不是讓大傢心坎昏暗無光。

總歸,在筆者看來《靈籠》的確是國創之光。它是一部從末世中到曙光中去的作品,那麼關於此後的故事,筆者相信《靈籠》也必然會為我們帶來一份別樣的欣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