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爾達傳說:時之笛》:無關世界第一,隻是我心中的僅有

有件事我必需要先認可,固然我並非一個純種的“任豚”,但在我遊戲生涯之中所接觸過的遊戲機卻大多都來自任天國。

塞爾達傳說:時之笛》在業內被稱之為“史上最巨大的遊戲”,其歷史地位好比《鋼之煉金術士》之於動漫行業,其超高的評價至今還未有作品可以逾越。

但關於我來說,它曾經獲得過怎麼樣的造詣與我無關,隻是由於這部作品不折不扣的改變瞭我的人生、並給我造成為瞭極為深遠的影響,不論以後又出現瞭哪些封神級別的作品讓我怎樣喜愛,惟獨這一款在我心目之中有著不管怎樣都沒法取代的位置。

從開始上學的時候起,我總有這樣一種感覺,身旁的同學老是曉得許多我不瞭解的事情,他們會計議買飲料附帶的激活碼可以在某射擊網遊之中兌換綠色的煙霧彈,也會計議男槍的加特林多按幾下X可以多打幾顆槍彈,昨晚去誰的空間裡又偷瞭什麼菜,我沒有電腦,致使我和他們老是聊不到一同,我曾嘗試過加入他們的計議,他們卻由於我玩不到這些遊戲而訕笑我,恰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培養瞭我自大而又孤介的性格。

小時候的我沒什麼好友,天天放瞭學以後也不會到外面與其他小孩頑耍,老是低著頭默默地往傢走,而當回到傢以後,拿起放在電視前的手柄,老是可以讓我將一天積聚下來的負能量所有拋於腦後,而這或者也是我與其他同齡人之間產生代溝的最大原因:有時我自己都不曉得自己玩得啥,更不用說該怎樣去跟其別人介紹,而他們也不會對我說的東西感愛好。

聽我媽說,從我出身沒多久時爺爺就買瞭一臺遊戲機回來,但往常都是我爸偷著玩,惟恐我搗蛋給他整壞瞭,我不在傢時他才會把遊戲機拿出來玩上一會。

直到開始記事起,才有機會坐到我爸身旁摸一摸2P的手柄,他玩《魂鬥羅》時,規則打Boss時不許借他的命,他玩《赤色要塞》,我老是卡在角落裡害他不能後退,弄得我爸老是拍我後腦勺。現在機器早就不曉得哪去瞭(以後才曉得本來是FC),但那倒是我人生之中最高興的經歷之一。

或者是由於雙子座的來由,我對什麼事情都有感興趣心,平常放假時最愛幹的事情就是去逛商場,老是喜愛去看超市裡出瞭什麼新口胃的零食,兒童區又上瞭哪些玩具,可能會晤到新款的變形金剛,亦或是樂高又出瞭什麼影戲的版本,小時候固然傢裡前提不差,但因為傢教比較嚴格,傢裡人不會讓我使性子買想要的東西,因而無論我怎麼想要也不會跟傢裡人說,感興趣歸感興趣,最常逛的還是商場裡阿誰專賣遊戲機的櫃臺。

商場裡阿誰遊戲機玻璃櫃有兩面,一面全是掌機和卡帶,另外一面則都是些守護殼、照明燈之類的外設,跟我一樣愛趴櫃子上看的小孩還有許多,弄得看櫃臺的姐姐老是要拿抹佈抹一圈;櫃臺閣下有張不大的桌子,撐死隻能坐開四個小孩,在這裡老是可以見到幾個拿著GBA插著聯機線一同玩的“小土豪”,閣下還有小孩兒跟著喂飲料,我既沒有零食也沒有GBA,就老是站在閣下眼巴巴地看著他們吃苦。

一個周六,我和平常一樣來到櫃臺看遊戲,不同的是這天櫃臺閣下多瞭一臺電視,四周圍瞭一大圈的人,我湊上去看,是櫃臺新進瞭一款叫“神遊機”的遊戲機在提供試玩,吸引瞭好多人都來湊熱烈,他們在玩一款四個人蹦來蹦去互相打架的遊戲,巧瞭的是我一名不算熟絡的同學也在“打架”的聲勢之中,我打瞭個招呼,他扭頭回聲以後繼續專一於遊戲上,我在一旁看不出個因此然。

兩盤過後他表示該走瞭,在人堆之中悄然把手柄塞給瞭我,仿佛是看出來我挺眼饞,在簡單跟我說瞭一下操作後他便急忙離開,直到我回過神來將視野從手柄上一大堆的按鍵移到電視屏幕上時,我才曉得自己操作的是一個綠衣服綠帽子的劍客,我不曉得他是誰,隻曉得它的頭像閣下印著“林克”二字,這或者就是他的名字。

不曉得誰定的規則,一局下來得分起碼的人就要把手柄給他人玩,由於有個人老是自盡我第一把沒得第四,而第二把則是輸的遍體鱗傷,下場的時候我看到電視閣下有還沒開始發的遊戲宣揚冊,隨手便拿瞭一張,裡面有款遊戲的封面竟然印著我方才用的綠帽劍客,而這款遊戲的名字叫做《塞爾達傳說:光陰之笛》。

次日,我起瞭個大早去等商場開門,但願可以先行占到阿誰所謂“老一”的手柄研究研究,到瞭櫃臺阿誰發賣姐姐還很不耐心地白瞭我一眼,但也還是翻開瞭機器的電源,準備把昨天那款《任天國明星大亂鬥》調出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留意到在電視上顯示的一堆遊戲之中,就有昨天看到的《光陰之笛》,我懇求姐姐能不能翻開這款遊戲給我看一眼,隻是單純地出於感興趣,由於我的確認為阿誰綠帽劍客挺帥氣的,姐姐的表情不是很好形容,直接將手柄交給瞭我,“你自己看吧”。

綠帽劍客騎著一匹馬在月色下Mercedes-Benz,一個小姑娘被一名全身烏黑的大漢追趕,一隻會發光的小精靈飛過一片森林喚醒瞭趴在床上酣睡的少年,我控制這位少年走出房門,另外一位和我裝扮相同的姑娘上前和我打招呼,說是森林的長老在呼喚我,而後我就可以隨意在這片不大的森林之中自在動作,在草叢裡亂跑就可以撿到綠色的寶石,一名站在一條通道眼前的精靈死活不讓我通過,說沒有劍和盾就不讓我過去。

我在一個狹小的洞穴後面找到瞭一把劍,又四處丟石頭砸罐子湊夠瞭錢去買瞭一面盾牌,阿誰使人厭煩的精靈看到我有瞭配備便不耐心地放我進去,路上還有一些長相滲人的食人花會進擊我,通道絕頂是遊戲收場時見到的大樹,它說它身體裡有咒罵須要我幫助根除,便張開瞭嘴巴讓我進到它體內。遊戲收場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卻讓那時的我感覺到無比震動,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應當是我接觸到的第一款3D遊戲,但那時的我卻並無意識到這一問題,並且十分自然地就在遊戲之中進行著各種活動。

停止到這裡,我便沒有再繼續往下玩,由於身旁已經逐步聚集瞭越來越多的小孩,他們顯然還是沖著昨天那款遊戲而來的,他們一個勁抱怨我別再玩這麼沒勁的遊戲,自己一個人玩不免太無私,趕忙把《大亂鬥》調出來一塊玩。

我將手柄甩給瞭另外一個小孩讓他們自己調,自己則扭頭離開直接往傢走,回到傢中向我爺爺說,我想買一臺神遊機。這是我第一次自動張口向傢裡人要東西,不為別的,隻是由於那剛剛不過十來分鐘的體驗真實是太過吸引我,那顆大樹的深處還有什麼東西,阿誰被人追逐的姑娘又是誰,在這一起上我不斷地在想這些事情,也在一邊做啟齒懇求的心理準備。

近500塊的價錢在那時來說不是個小數目,傢裡人怎麼可能會隨便給我一個小孩買這麼貴的東西,爺爺哪曉得啥是神遊機,回頭又問我爸,我爸在據說價錢以後也是不能贊同,更何況我那段時間的學習成果也並非很好,但他卻給我提瞭個要求,說假如下次考試可以拿到三個90分,他就考慮一下給我整一臺。

看得出來,我爸關於這款新上的遊戲機也是頗有愛好,但怎樣傢裡的管束十分嚴格,這類東西自然不是說買就可以買,為瞭可以曉得故事的後續,我乃至連傢裡的遊戲機都已經再也不碰,專心學習為下一次考試做準備,我本覺得甕中捉鱉,但現實卻並無往我想象的方向發展。

我的數學成果隻到達瞭剛及格的標準,縱使其他兩科考得不錯,也象征著我與神遊機完全當面錯過瞭。但從那以後,我始終對這款遊戲銘心鏤骨,一直在希冀可以通過其他渠道體驗到這款遊戲,微機課上有人拷來瞭GBA的模仿器給瞭我啟示,我猜測有沒有神遊機的模仿器可以在電腦上玩,但以後一想我既沒有電腦,傢裡也底子沒有收集,我又沒啥好友,有好友也底子不瞭解這些東西,即使費力搞到遊戲的資本,也底子沒有地方能玩啊。

任天國傳奇遊戲制作人宮本茂曾經在采訪中表示,《塞爾達傳說》誕生的契機是源自於自己童年時的經歷,他在小的時候住在鄉下的一片森林相近,平常沒事就喜愛到森林之中探險,他但願可以將這類自在且奧秘的氣氛在遊戲之中復原出來,而這的確就是我在第一次接觸到《時之笛》時所感觸到的體驗。即使自己再怎麼憧憬那款遊戲,關於當時候的我來說隻能算是白癡說夢,現實完全打斷瞭我對這款遊戲的念想。

或許是08年時,傢裡人總算因學習來由給我裝備瞭一臺筆記本,當時候同學之間撒播的大多還是像《紅警》、《CS》這些已經老掉牙的遊戲,但我也沒什麼資格去評價他們,終究我自己念想的遊戲也跟這些遊戲差不多年頭,從總算有瞭自己的電腦以後,我才總算有機會在電腦上用模仿器玩百般各樣我以前想玩卻玩不瞭的遊戲,而《時之笛》則無疑是我要追尋的首要作品。當時候N64模仿器的品質已經趨於成熟,而收集上也已經有人將原版的《時之笛》進行瞭漢化,多年以後我才總算可以如願以償,為所欲為地去體驗這部作品。

遊歷全部海拉爾大陸、搜集三塊寶石開啟時之神殿的內門拿到大師之劍、而後穿梭到七年以後再度交戰各個神殿打倒蓋儂的手下叫醒各個地區的賢者,海拉爾湖的對面有個小屋可以垂釣、格魯多峽谷的聚落是蓋儂的故鄉結果全是女性、有個賣魔法豆的奸商越賣越貴,種下以後要穿梭到七年後才可以搭乘魔法葉片搜集夠不到的物品,時之笛有十三首曲子有著各種各樣的功能,隆隆牧場那匹叫艾博娜的馬竟然可以依據曲子認出我的身份,死亡之山的頂上竟然還住著一個體型宏大的哥隆族人。

遊戲中的統統關於我來說都真實是太新奇太有趣瞭,即使我在過去幾年也玩過各種別致的遊戲,都不如這款遊戲帶給我的體驗新奇,更不用說遊戲的最後還有一個十分使人稱心的結局,全部遊戲關於林克來說是一段穿梭時空的漫長旅程,而關於我來說倒是一場畢生難以忘懷的巨大冒險。

尾聲

時下,我還是照舊十分等待《時之笛》可以登陸NS平臺,從接觸過《時之笛》以後,我便開始對遊戲自身產生瞭愛好,我會去瞭解那些經典作品的幕後故事,也會去研究那些創意有趣的設計理念,將遊戲再也不單純看作是一種娛樂項目、而是一種文化去對待與認知,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我才曉得《時之笛》在電子遊戲歷史之中的地位終究有多麼驚人。

有許多從業者都曾表示即使遊戲很好玩,但假使將遊戲當作自己的工作,則一朝一夕便會對遊戲失去愛好,但在我看來卻並非這樣。雖然說當前玩遊戲以及為遊戲撰稿是我的工作之一,但我卻自始至終都可以堅持關於遊戲的熱忱,總感覺這世上還有太多優秀的遊戲我沒有體驗過,還有太多經典傳奇的故事我還沒有瞭解過,這或者也與我是感興趣心極強的雙子座有關吧。

《時之笛》改變瞭我對遊戲的瞭解和認知,並讓我意識到瞭遊戲能夠不但作為一種娛樂形式,也能夠轉達其他藝術形式所轉達不瞭的深意和感情,而這與他在業內獲得瞭怎麼樣高的評價或許告竣瞭怎麼樣雄偉的造詣沒有任何關系;將來隻會有越來越多優秀的作品出現,我也照舊會帶著感興趣心去體驗這些作品,就像每一部《塞爾達傳說》的故事之於林克一樣,對我來說這或者也是一場漫長卻又豐富多彩的冒險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