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表露特朗普涉嫌逃稅漏稅,女兒伊萬卡也關涉其中

在美國《紐約時報》獨傢表露瞭美國總統特朗普在過去幾年裡使人震動的征稅記載後,美國大眾在對這個億萬富翁總統涉嫌逃稅漏稅表白氣憤的同時,還從該報報導中發現瞭另外一件讓他們不滿的事情。

更惹人關註的是,這件事不隻牽涉到特朗普的大女兒伊萬卡,並且一些惡感特朗普的人還聲稱,此事可能會令這位特朗普傢族的“形象大使”和特朗普最痛愛的女兒,面對監獄之災!

本來,從《紐約時報》的報導來看,該報疑心伊萬卡多是在通過給特朗普虛開征詢服務費的方式,幫自己的父親逃稅漏稅。

詳細來說,該報稱在2010年到2018年間,特朗普在其商業開銷中存在一大筆未能說清楚的“征詢費”,但這筆可疑的“征詢費”卻令他在這時期抵扣掉瞭2800萬美元的稅費。

譬如,特朗普從阿塞拜疆一個酒店項目中收獲瞭500萬,但他上報瞭100萬的征詢費;而在迪拜一個令他取得300萬美元的項目中,他也聲稱自己支付瞭63萬美元的征詢費。

《紐約時報》稱,特朗普在這些商業項目中存在的大額“征詢費”開銷,很輕易引發監管部門的警惕,由於在一些商業習尚不好之處,這可能象征著他存外行賄或向中間人支付益處的舉動。

但《紐約時報》表示,從他們把握的對於特朗普的稅務信息來看,固然並無證據顯示特朗一般過支付征詢費來進行行賄,這些材料卻指向瞭另外一個一樣可疑的方向——即特朗普多是在讓他的女兒伊萬卡給他充當參謀,而後通過給伊萬卡支付征詢費、並在其中“做手腳”,把特朗普本該交納的大筆稅費,都洗成為瞭可作為商業開銷被抵扣的“征詢費”。

(截圖來自《紐約時報》的報導)

不過,《紐約時報》在寫到此處時的措辭其實是很“小心”的。

固然該報疑心伊萬卡在幫特朗普“虛開”征詢費、以此幫特朗普逃稅漏稅的的語氣是很明顯的,但該報把握的材估中,其實並無寫出那些被特朗普用來抵稅的“征詢服務”都是誰提供的,也沒有證據證實這些征詢費是“虛偽”的。

因而,在短少直接證據的狀況下,《紐約時報》隻得通過比對特朗普在上述商業項目中申報的征詢用度以及伊萬卡在同期申報的個人收入來追尋線索,而這麼一比對,該報還真發現瞭一些在其看來“不滿意”之處。

譬如,該報發現伊萬卡曾經從她與人合夥持有的一個征詢公司中取得瞭74.7622萬美元的收入,而這筆錢與特朗普的公司在請求抵稅時上報給在加拿大溫哥華和美國夏威夷的酒店項目支付的“征詢費”,是完全同等的。並且這類特朗普支付的“征詢費”與伊萬卡收入的征詢費“對得上號”的狀況,還有多起。

(截圖來自《紐約時報》的報導)

遺憾的是,縱觀《紐約時報》對於伊萬卡的這部分報導,上述阿誰伊萬卡的征詢收入與特朗普的征詢收入類似的關聯,仿佛是該報發現的僅有一處觸及兩人可能存在問題的線索瞭。

至於該報拿出的其他想左證這類疑心的信息,則都是十分間接、乃至完全與此事無關。

譬如該報稱,有的美國企業曾通過在外部開設征詢公司、虛開大額征詢費的方式逃稅,並且美國國稅局也抓到並處分過這樣的案例。可正如正直哥所說,這都是太間接的證據。

或者也是意識到瞭這一點,《紐約時報》在寫到此處時又增補說美國國稅局並無就特朗普這些的征詢費的事情對他進行過訊問。該報乃至還自動幫特朗普就此事給出瞭另外一種可能性,即這多是特朗普在鉆法令的空子將其財富轉移給子女。

固然,該報也沒有任何直接證據證實這類猜想,而是又拿出瞭一個間接證據,稱他們曾在2018年時觀察發現特朗普的父親弗雷德就曾通過鉆法令空子的方式逃避遺產稅,將財富轉移給瞭子女。

(截圖來自《紐約時報》的報導)

固然,這些核心證據上的缺乏,並無阻遏美國收集上眾多討厭特朗普的人直接給他和他的女兒“入罪”。

一傢美國政治資訊網站就在一篇援用瞭《紐約時報》這部分內容的報導大題目中寫到“感激她父親的稅務敲詐,伊萬卡此次要完蛋瞭”。

有人更是要求以“稅務敲詐”罪逮捕伊萬卡,並稱她是個“騙子”和“罪犯”。

隻是,這類在證據並不充分狀況下對特朗普和伊萬卡的聲討,能否能令特朗普名聲掃地、令他們父女還尚存疑難的“罪狀”被暴光,還是會反過來成為特朗普一傢在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中證實美國媒體就是“假消息”的炮彈,還須要時間的測驗。


最後,特朗普方面臨這次《紐約時報》整篇進擊他逃稅漏稅的報導給出的回應是,這些報導內容是虛偽的,“純屬假造”。


(美國福克斯消息網報導截圖)

(正直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