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特朗普正在奪取最高法院的權利

據外媒音訊,於周二晚間將舉辦的總統爭辯中,第一個問題一定是對於在間隔大選隻有一個多月的時候極右翼瘋狂地急於讓特朗普提名候選人加入最高法院的。

但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我們現在能夠中止玩遊戲瞭嗎?

讓我們接受這樣一個現實:現在最高法院的每個看法都隻不過是共和黨或專制黨的多半派為瞭逢迎紅藍營壘的政治議程而對法令進行的扭曲。

特朗普總統的舉動排除瞭那些有學之士保持法令正義、公平的假象。這是一種文明的政治舉動。

現在,在美國司法體系的最頂層,有九位身著最高法院法官長袍的政客。這與特朗普將疾病控制中心從一個可信的健康信息根源變化為一個政治機構、被用來將他對新冠大盛行病的失敗處理最小化的做法相吻合。

這與司法部長威廉·巴爾應用司法部守護特朗普和他的夥伴邁克爾·弗林到羅傑·斯通,同時對專制黨提出毀壞性控告的做法相吻合。這與特朗普毀壞大眾對聯邦觀察局和中央情報局的信賴的做法相符,此前他們發現瞭俄羅斯幹涉2016年大選和當前大選的證據。

隨著時間的推移,重新任總統開始,當前的許多問題均可以得到解決。但最高法院不一樣。由於最高法院大法官享有畢生任命。

在一個建立在法治理念上的國傢而言,對最高法院公平能力的不信賴預示著長時間的侵害。本年早些時候的一項蓋洛普民心觀察發現,隻有40%的美國人表示,他們對最高法院“十分”或“十分”有自信心,58%的人說他們隻有“一些”或“很少”的自信心。

請記著,特朗普無權毀壞公眾對最高法院的信賴。相反,他是一名在普選觀察中以快要300萬票的差距落敗的總統。在RealClearPolitics的民心觀察中,他的工作支持率從未到達50%。
想一想,假如特朗普最新提名的大法官得到確認,這象征著過去19位最高法院大法官中有15位是由共和黨總統提名的。這少數的仁政(在美國有更多的專制黨人比共和黨人),讓伊恩·米爾希瑟在Vox中寫道:“假如特朗普提名的候選人填補瞭金斯伯格空白出來的地位,三分之一的法庭(特朗普派往法庭三名法官)將由沒有專制正當性的法官控制。”

上周的幾項民心觀察顯示,絕大多半美國人以為,最高法院的空白應當由11月大選的得勝者提名的候選人來填補。路透/ ipo觀察顯示,62%的受訪者以為應當由下任總統提名候選人。這其中包含49%的共和黨人,他們以為大法官提名最幸虧推舉後進行。

早間征詢機構Politico進行的民調顯示,50%的掛號選民以為應當由2020年大選的得勝者提名候選人。而常常表示支持特朗普的拉斯穆森也發現,51%可能投票的選民,推舉的得勝者是為法院挑選候選人的適宜人選。另外一個否決特朗普在大選前填補最高法院席位的民心觀察也反映瞭他用前兩名候選人玩的政治博弈。

在參議院多半黨首領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R-Ky.)恬不知恥地突破瞭任何公道競爭的觀點以後,特朗普任命瞭他的第一個最高法院法官尼爾·戈爾索斯(Neil Gorshe)法官。
在奧巴馬總統的任期還剩10個月的時候,麥康奈爾乃至回絕瞭奧巴馬提名梅裡克·加蘭德(Merrick Garland)的聽證會。

這為特朗普提名第二位提名人佈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奠定瞭基礎,比起他的法令工作,他更著名的是一個好鬥的、有黨派顏色的狀師。他在肯尼斯·斯塔爾(Kenneth Starr)負責觀察克林頓總統性舉動不端的法令團隊中申明鵲起。

現在我們有瞭特朗普的提名人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是一位極端的共和黨司法活感人士,對墮胎權和政府對大行業的監管懷有敵意。假如巴雷特的任命得到確認,那麼就沒有什麼能阻遏最高法院以6比3的多半上風推翻羅伊訴韋德案,剝奪數百萬美國主婦墮胎的權益。特朗普在最高法院具備上風的團隊還可能采用動作,勾銷同性婚姻和制止卑視LGBTQ美國人的法令守護。

沒有什麼能阻遏特朗普在法庭上的團隊推翻《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以及為有病史的人提供的法令守護。專制黨人正處於被最高法院碾過的邊緣。但開國功臣和他們的承繼人將為失去獨立的司法系統而悲悼。

#特朗普#, #最高法院#, #奪權#

作者:哈哈

責編:中國女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