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漏稅還有伊萬卡功績,數十萬美元流入她口袋,降低父親稅單

伊萬卡·特朗普(Ivanka Trump)仿佛取得瞭數十萬美元的“征詢費”,這有助於降低她父親在特朗普組織工作時期的稅單。

據外媒音訊,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長女曾在特朗普組團體任高管,特朗普為房地產買賣和項目預留的一些原因不明的征詢費,終究可能進入瞭他的大女兒的口袋。周日,《紐約時報》報導瞭特朗普以前的私人征稅申報信息。

這些稅務記載顯示,在2010年至2018年時期,通過扣掉約2600萬美元(約1.8億人民幣)的征詢費,特朗普得以減少自己部分的稅單。

伊萬卡在2017年作為參謀加入白宮時,其地下表露的文件中顯示,她向特朗普團體的一位參謀支付瞭747622美元(約510萬人民幣)。她把這筆錢列在她一起具有的一傢征詢公司的清單上。當被問及伊萬卡的征詢用度時,特朗普團體的一位狀師不肯置評。

公司能夠將征詢費作為一項營業,來到達想要的稅務目的。稅收數據顯示,自2010年以來,他的企業將約20%的收入用於支付這些沒有表明的征詢費。《紐約時報》報導稱,在某些狀況下,特朗普仿佛把他的女兒伊萬卡當做參謀,而後在他的稅務申報中把這些用度作為商業用度扣除。

隻管這些參謀的名字沒有出現在特朗普的私人稅務記載中,但文件顯示,他的公司曾為夏威夷和加拿大溫哥華的酒店項目向一位參謀支付瞭747622美元(約510萬人民幣)。在伊萬卡2017年加入白宮工作人員時提交的地下表格中,這位第一女兒報告說,她從自己一起具有的一傢征詢公司收到瞭這筆報答。她報告的金額與特朗普團體(Trump Organization)為酒店項目支付的征詢費完全同等。

據《紐約時報》報導,這標明伊萬卡在特朗普團體(Trump Organization)負責行政職務時,還同時負責瞭特朗普團體的一架傢酒店買賣中的參謀,繼而得到瞭瞭一筆不菲的征詢用度。瞭解特朗普團體這一支付瞭巨額征詢用度的酒店項目的人,並不瞭解外部的征詢參謀須要取得報答。

在伊萬卡的地下文件中,她指出她收到的747622美元的用度是通過TT征詢有限義務公司支付給她的,這傢公司為房地產項目提供征詢、答應和管理服務。該公司於2005年在特拉華州註冊成立,是一個與特朗普有聯系的實體公司。

在加入白宮以前,伊萬卡和她的兩個弟弟小埃裡克和小唐都是她父親公司的長時間雇員,並從特朗普團體支付薪水。在她的網站上,伊萬卡並無說自己是特朗普團體的參謀,這個網站現在已經不存在。她稱自己是一位高級管理人員,到場瞭特朗普團體項目的方方面面。

上個月發佈的財務表露記載顯示,伊萬卡和她的丈夫賈裡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在2019年賺瞭3620萬美元到1.57億美元(約2.5億到11億人民幣)。在特朗普提交的另外一份稅務文件中表露稱,其中有一筆給伊萬卡最喜愛的發型和化妝師的最少95464美元(約65萬人民幣)被登記為開銷。

她的父親周日批駁瞭該報導,稱其為“假消息”。此前有報導稱,他11年來沒有交納所得稅,2016年和2017年僅交納瞭750美元(約5000人民幣),還有音訊稱他的商業帝國出現瞭巨額盈餘。特朗普團體(Trump Organization)的一位狀師在給時報的一份申明中表示,特朗普在過去10年裡交納瞭數百萬美元的個人所得稅,但他沒有對最低所得稅的詳細判決宣佈看法。

該報的一份報告稱,文件顯示,在所研究的18年中,總統有11年沒有交納所得稅。

他通過報告自己的商業帝國(包含高爾夫球場)出現嚴重盈餘,將自己的稅單降至最低。隻管2018年以前,他從自己的真人秀節目和其他代言條約中取得瞭4.2740億美元(約30億人民幣),總統還可能在將來幾年面對越來越大的財務壓力。稅務記載顯示,他背負瞭共計4.21億美元(約29億人民幣)的貸款和債務,這些貸款和債務主要將在四年內到期。

以房地產大亨和成功商人的身份競選公職的總統說,他繳稅瞭,但沒有給出詳細細節。此前,特朗普曾鞭撻對其財務記載的長時間觀察是“美國歷史上最使人討厭的政治虐待的延續”。這位商人是現代僅有一名回絕發佈征稅申報單的總統。但,在他被選以前,他曾許諾會這樣做。

特朗普的狀師Alan Garten說:“現在所表露的大部分數據,假如不是所有,現實仿佛都是不許確的。”

#特朗普#, #伊萬卡#, #漏稅#

作者:哈哈

責編:中國女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