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海沖突加劇美國能把握臺灣這顆“棋子”嗎?

作者 蕭衡鐘 華中師范大學臺灣與東亞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大學博士、中國文化大學博士

在美國大選年度,華府對中國的評價越來越強硬,北京和華府之間的關系處於幾十年來的最低點,兩岸關系也瀕臨沖突的臨界點。繼美國衛生部長阿紮(Alex Azar)、國務次卿克拉奇訪臺後,中國對這兩次拜訪皆作出激烈反應,加上有媒體報道稱美國可能增多對臺軍售,顯示發生臺海戰役的驚險性正在連忙回升。

關於行將到來的美國總統大選可能會促使美中不同加劇,美中在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權利競爭仍在延續,不管是拜登(Joe Biden)或是特朗普(Donald Trump),入主白宮的人都有誘因向臺灣挨近,乃至傳出考慮正式外交認可臺灣的風聲。有論者指出,這將對中美關系產生爆炸性影響,並可能引起中國采用“武統”臺灣的舉措,事態很輕易周全失控,進而致使美國對中國的“武統”動作做出軍事反應。

因而,美國對臺灣地區的外交認可將對美中、亞太地區、臺灣造成不可預測且極端驚險的後果,特別臺灣終究將成為戰役的主要戰場,不可不慎。特朗普政貴寓臺後,中美計謀競爭的大格式成形,特朗普政府的對臺政策也和過去40年來有明顯的不同,在處理臺灣議題上愈來愈脫離中美關系的連動框架。

首先,以整體觀念來看,奧巴馬政府於2010年左右開始形塑“重返亞太”與“亞太再均衡”的對中政策,以因應中國的種種強勢作為,在“圍合”政策中重新加入部分的制衡元素。奧巴馬政府但願以多邊方式強化與區域盟國、夥伴國傢的關系,以保持美國於亞太區域中的地位與影響力,進而以多邊的框架來處理美中關系。但綜觀奧巴馬的八年任期中,他從未想周全的制衡中國,而但願仍采用以來往為主、圍堵為次的對中“圍合”政策。

而特朗普政府推出的 “印太計謀”,一反熱戰完畢後美國歷任政府以來往為主的對中 “圍合”政策,改采周全性的對中國壓制政策,但願藉此保持美國霸權。特朗普政府與奧巴馬政府一樣但願保持美國於亞太乃至全世界的輔導地位,但不同於奧巴馬政府的多邊與前方輔導的戰略,特朗普政府以為采納雙邊、直接介入的戰略更能阻遏中國的突起。

其次,特朗普政府較不註重多邊建制,而註重中美雙邊直接的關系。為強化中國是“改正主義國傢”,以及西方自在世界公敵的印象,特朗普政府積極鞭撻中國的銳實力、“掠取式”地緣經濟政策、不公道貿易等舉動;另外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也積極與臺灣地區深入政治協作,提高臺灣的國際地位,並在南海區域及臺海周邊進行多次的自在飛行與軍事演訓,以表白美國對中國強勢舉動的堅定立場。此外,特朗普政府也退出中程飛彈公約、並透過正式軍售及雙邊協作強化臺灣的防守能力,以多管齊下的方式試圖保持美國於印太區域內的軍事上風,嚇阻中國的軍事動作。

再者,特朗普政府在經濟上則有感於中國的“不公道貿易”,已對美國的經濟安全造成極大要挾,以為必需以強硬的方法以保護美國的利益。對此,特朗普政府動用“301 條目”對中國課征處罰性關稅、發動貿易戰,以迫使中國中止其“不公道貿易”舉動、進行經濟的結構性變革,以保護美國的利益以及長時間的世界輔導地位。在國際組織上,特朗普政府要求WTO 的各成員對該組織的“開發中國傢自我認定”與“不法補助處罰”軌制進行變革,並透過不指派上訴機構法官的方式對各會員進行施壓,以處理中國的“不公道貿易”舉動。

而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8月31日在守舊派智庫“傳統基金會”宣佈的演說,能夠說是地下標明美國對臺灣的“長時間計謀明晰”政策,清楚說明美國的“一中政策”不同於中國的“一中準繩”。史達偉還指出,美國並無改變長時間以來的兩岸政策,美國在做的隻是關於與臺灣的來往“做一些重要的更新”,以便能更好地反映那些政策,並對狀況的改變做出回應。

同時,史達偉更強調“固然一些調整十分顯著,但它們仍然在我們(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范圍內”,關於這些顯著的調整,史達偉做出的表明是:首先,基於北京對臺灣日益增多的壓迫,美國以為已經對地區戰爭穩固造成要挾;其次,就是要反映美臺日益深入的交情、貿易和富裕效果的關系,“我們(美國)與臺灣的關系不是我們(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雙邊關系的隸屬”。

但就辯證法來說,我們如以特朗普政府作為、以及史達偉的講話中能夠發現吊詭之處,那即是就美國而言,固然其指稱美國與臺灣的關系並非美國與中國雙邊關系的隸屬,但是在現實上,美國倒是以為臺美關系是附屬於中美關系,且服務於美國的國傢計謀利益。

可見從奧巴馬到特朗普政府這時期,中國的軍事、經濟與地緣政治影響力的回升,的確給美國帶來瞭宏大的結構性壓力,促使美國轉向更加強硬的對中政策。奧巴馬政府期間的亞太事務助卿Daniel Russel曾指出,在中國的權利回升與強勢舉動增多的狀況下,假如奧巴馬有第三任期,其對中政策也會顯著的愈加強硬,這顯示瞭中美之間相對於權利的瀕臨,確實給美國對中國的決議上帶來瞭宏大壓力,促使美國走向更加強硬的對中國政策,同時也讓臺灣的 “棋子”角色越來越明顯。

就後續國際政治經濟關系的現實權利觀念來看,中國若延續當前軍事、經濟實力與地緣政治影響力回升的速度,則在可預見的將來將會給美國帶來更大的結構性壓力,故今後觀念來看,特朗普或下任政府的對中政策隻會越加強硬。但隨著中美貿易戰以及新冠疫情蔓延的沖擊,加上中國經濟生長速度趨緩,能否會致使中美之間的實力差距縮小速度延緩,進而影響到美國特朗普或下任政府決議上的結構性壓力,值得我們繼續察看。

最後,從美國國外交治中利益整體的觀念來看,美國國會兩院、外交政策圈、商業界與社會各整體新形成的對中政策強硬共鳴能否會繼續延續,或是將隨著中美貿易戰與其他紛爭的弛緩而走向崩解,進而走回來往政策為主的共鳴,是個值得關註的議題。另外一方面,美國國內傑克遜主義再起的力氣能否能夠繼續延續,讓特朗普於2020年的總統大選中繼續取得銹帶,以及關鍵搖晃州的推舉人團票,將是抉擇特朗普政府能否能夠繼續連任的重要要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