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分析:今晚的美國總統爭辯賽,將是特朗普定義拜登的最後機會

據美聯社報導,作為2016年的總統候選人,特朗普一手把握瞭白宮競選。他用繁言吝嗇的外號和一種說什麼就說什麼的爭辯作風奇妙地定義和詆毀他的對手,並頻頻把他的對手拉進他創造的爭議當中。

現實證實,相比於2016年的推舉,在2020年的競選對特朗普來說要艱苦得多。隻管他可能仍是白宮角逐中最明顯、最發自心坎的力氣,但他難以再次如16年大選那樣,控制與專制黨人拜登的競選形勢。

特朗普對拜登的進擊是漫無目的且先後矛盾的。這讓一些共和黨人感觸懊喪,他們以為,拜登已經糟蹋瞭一次又一次的機會來界定他的對手。他盡力脫節新型冠狀病毒的影響,轉而關註法律和經濟等他以為更有益於他連任遠景的問題。但這些盡力未能使許多選民相信,公共衛生危急不值得耽心,或是在疫情時期行之有效的輔導。

乃至在特朗普周六提名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次日,《紐約時報》還爆出瞭特朗普個人財務情況的爆炸性消息。

星期二的首場爭辯,給特朗普提供瞭最後的機會來重塑選民對拜登的印象。然而,在間隔大選日隻有五周的時候,一些搖晃州的投票已經開始,許多選民的黨派觀念已經積重難返,一些共和黨人說,特朗普可能已經沒有時間瞭。

共和黨民調專傢尼爾·紐豪斯(Neil Newhouse)說,“在這場競選中,特朗普基本上要面臨三個敵人:新型冠狀病毒、拜登還有日程表。”

兩黨都沒有準備真正地把特朗普除掉在候選名單外,尤其是考慮到他在2016年與希拉裡的競選中的體現,那時的民調結果也對他不利。在周二晚上的爭辯前,特朗普曾對拜登的記載、性格和他的精神敏銳度進行瞭普遍的鞭撻,但他轉達的信息有時先後矛盾,並不同等。

有時,特朗普把拜登描畫成一個極左翼候選人,在其他時候,他以為,固然拜登更加溫文,但他將被黨內最自在的派別控制。特朗普盛氣凌人地說,這位77歲的對手沒法勝任這份工作。但是,特朗普競選團隊在周一貫共和黨發出的發言要點中,他們警告稱,不該低估拜登在爭辯中的能力。

一些特朗普的支持者說,他們依然相信特朗普有時間和足夠的政治技巧在最後階段超過拜登。

“特朗普總統有大量現成的彈藥,他在競選進程中有效地運用瞭這些彈藥。”曾為特朗普在2016年的競選負責參謀的共和黨戰略師埃德·佈魯克弗(Ed Brookover)說,“當人們對拜登瞭解得更多時,他們會產生共識。”

許多共和黨人暗裡裡感觸疑心的是,特朗普在2016年奇妙地指出並應用瞭對手的弱點,但本年仿佛在競選的最後階段仍在追尋最有效的方式來界定拜登。本年夏季早些時候,一些人警告競選團隊說,他們有可能糟蹋現任總統的上風:在秋天競選以前,現任總統每每能夠用這些時間和金錢來測試對手轉達的信息。

現實上,贏得連任的在任者常常都有效地應用瞭大選前的春夏兩季,當他們的終究對手仍在完成初選,並剛剛開始為大選做準備時,他們就已經在選民前面明確瞭他們的對手。

美國總統佈什(George W. Bush)應用這段時間強化瞭專制黨人約翰·克裡(John Kerry)是個搖晃不定的人的印象。奧巴馬提倡瞭激烈的廣告守勢,將共和黨應戰者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描畫成一個富裕、脫離現實的企業掠取者。

奧巴馬的前競選團隊和白宮助理本·拉博特(Ben LaBolt)說:“通常選民須要把統一條信息聽八遍才能記著,更不用說相信它瞭。大多半選民不會把時間花在看政治消息上。特朗普向大眾投瞭許多‘飛鏢’,但都沒有成功。”

但這並非由於特朗普缺少嘗試。

幾個月來,特朗普在Twitter和競選活動上對拜登提倡瞭一系列進擊,矛頭直指他在華盛頓的漫長職業生涯,並對他兒子亨特與烏克蘭的商業關系提出瞭一些毫無依據的說法。隨著時間的流逝,特朗普的一些進擊變得愈加虛偽,包含他曾斷言拜登可能在爭辯時期借助藥物輔助。但沒有直接證據支持特朗普的說法,這就成為瞭是為瞭後發制人地辯白。

到當前為止,這些進擊都沒有到達2016年特朗普對希拉裡的攻擊的程度。那時他無情地鞭撻希拉裡是一個“欺詐、精於合計、行事隱蔽的政客”,還表露瞭希拉裡的電子郵件內容,讓其深陷“郵件門”。這一系列的進擊在競選後期都引發瞭一些選民的共識。

“在2016年,他成功地讓選民更多地關註希拉裡,而不是他自己。”共和黨民調專傢紐豪斯(Newhouse)說,“但本年做到這一點很艱苦。”

#總統#, #爭辯賽#, #特朗普#

作者:ROANKIDA

責編:路一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