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守舊派大法官重新制止墮?特朗普:固然有可能

▲特朗普形容新提名的大法官巴雷特,是「堅持不懈地忠於憲法」的出色學者。(圖/路透)

湯子暘/綜合報導

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於美東時間周六(26日)被提名為大法官,曾被形容是「最堅定的守舊派」,也被視為是專制黨的強敵。特朗普27日接受采訪時對美國墮胎法案表示,這會是巴菲特上任後要抉擇的事情,但限定墮胎「固然有可能」,而他此前也曾支持制止墮胎,但隨後又回歸到中立的立場。

美王法院的9名大法官為畢生任期,能夠以判決影響美國的公共政策,包含槍枝、百姓投票權、推舉經費和墮胎等。巴雷特提名通過後,右派營壘鐵票的她將讓最高法院形勢生變,守舊派將以6-3的上風左右將來的判決。

▲專制黨支持者在最高法院外聚集抗議,巴雷特將使美國人民的權益「倒退」。(圖/路透)

曾與她同事的後任大法官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形容,巴雷特是「最堅定的守舊派」,具備美國最智慧、最具才氣的頭腦。專制黨和主婦人權同盟耽心,在最高法院的天秤歪斜後,巴雷特可能會推翻「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重新限縮墮胎自在。

「羅訴韋德案」是1973年促使美國墮胎正當化的案件。故事始於1969年德州一位女服務生麥考維(Norma McCorvey)不測懷孕,卻因德州法令制止墮胎,而謊稱遭強奸。隔年化名為羅(Jane Roe)的狀師依此案控告德州法令,侵略瞭麥考維的「隱衷權」,隨後一起上訴到最高法院。

▲公眾在最高法院外舉牌「守護安全、正當的墮胎」,一旦重回限定墮胎,地下墮胎可能更不安全、愈加驚險。(圖/路透)

那時最高法院依7比2的票數裁定,主婦墮胎的權益屬個人選擇自在,受憲法第14條改正案所守護,各州政府無權制止。各州在這以後的幾十年中,逐漸通過法令確保「墮胎權」,但也有個別守舊州政府與聯邦開展政治爭辯。

特朗普以為這並不是他的義務,以守舊派領頭的最高法院「固然能夠」重新裁定墮胎議題,「我不以為我應當和她(巴雷特)計議這事,由於這是她要抉擇的事情。或許最高法院會以不同方式去做,或許會把權利還給各州,你也不會曉得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