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特朗普與Twitter之戰將怎樣影響社交媒體

據外媒報導,幾日前,特朗普政府公佈行政命令要求Twitter等社交媒體平臺對其網站上的帖子負責。這一行政命令給予聯邦監管機構更多的權利來爭論社交媒體公司在審查帖子或限定用戶特權時侵略瞭輿論自在的權益。

此前,Twitter給特朗普總統的兩條推文進打上瞭須要核對的標簽,還有就是還對其公佈的一條對於明尼蘇達州抗議推文發出警告,稱其違反瞭網站的相關規則。

據瞭解,特朗普的目的是《通信規范法案》的Section 230。據悉,該法案於1996年擬定,其為Hyundai數字期間奠定瞭基礎。它給予瞭社交媒體公司幾乎全部的權利,能夠在不受處罰的狀況下對其平臺上的內容進行審核。

在很大程度上,Section 230是用戶能夠在互聯網上自在發帖的原因,由於科技公司對用戶在其網站上公佈的帖子不承當義務。正如白宮所說的那樣,它們就像電子公告欄,是內容的散佈者而不是公佈者。大多半科技公司隻會介入監管極端內容,如暴力或裸體內容。

假如該命令取得通過,那麼假如Facebook、Twitter和其他公司限定用戶輿論自在或在沒有公道聽證的狀況下偏離服務條目它們便可能會失去來自Section 230的守護。白宮指出,這些公司具有史無前例的權利來塑造大眾對公同事件的解讀、控制人們看到和看不到的東西,並且選擇性的審查還會侵害國傢話語、形成政治成見。

Section 230內容規則:“交互式計算機服務的提供者或用戶不得被視為其他信息內容提供者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公佈者或散佈者。”

但多年來,社交媒體公司已經再也不僅僅是面向大眾的通告牌,而是開始采用動作停止虛偽信息。推舉和新冠病毒大盛行增多瞭輿論自在和負義務的內容公佈之間的兩難地步。虛偽信息能夠迅速傳播,造成恐怖的經濟影響以致生命損失,而當權者的輿論具備消息價值,應當由大眾來分析。這對公司來說是一個順手的均衡。

在大多半狀況下,假如內容創作者的帖子有問題,那麼由他們自己承當義務是有原理的。但另外一方面,社交媒體公司從病毒性帖子中取得廣告收入,這標明它們持有已公佈內容的股分。特朗普對社交媒體提倡的戰役也標明,隻管許多公司以為自己是中立的,但有時這類說法可能具備詐騙性,他們但願讓公司承當義務。

假如特朗普政府仍依照當前的方式行事,那麼社交媒體的將來可能會受到更多限定,由於公司可能要為那些未被處理的虛偽或詆毀性帖子負責。假如沒有Section 230的守護,那麼它們可能不得不更積極地監管網站上的內容。

但這一遠景幾乎一定的是會在法庭上受到激烈鎮壓。FCC委員Jessica Rosenworcel表示,該命令將把FCC變為總統的語音警員,但這並非答案。《紐約時報》報導稱,法令專傢估計此舉將受到應戰,很可能會受到法院否決。不過委員Brendan Carr持否決看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