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工程師引薦棄用黑帽/白帽 遭安全社區激烈鞭撻

伴隨著 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延續低落,一些我們十分熟識的專業術語被扣上瞭種族主義的帽子。在種族主義震動美國人敏感神經的當下,不可防止的出現瞭過猶不及的狀況。針對要求棄用“白帽”(White Hat)和“黑帽”(Black Hat)的吶喊,今天信息安全社區做出瞭憤恨的回應,以為這兩個術語和種族主義毫無關系。

昨日晚間,負責 Android 和 Play 商城安全的google工程副總裁 David Kleidermacher 公佈退出原定於本年 8 月舉辦的 Black Hat USA 2020 安全峰會。

在退出通告中,Kleidermacher 央求信息安全行業考慮運用愈加中性的術語,帶替換“白帽”(White Hat)、“黑帽”(Black Hat)和“中間人”(man-in-the-middle)等術語。

在推文中他寫道:“這些術語的調整移除瞭有害的關聯,增進瞭容納性,並幫助我們突破無心識成見的壁壘。固然要改變術語並不會得到全部人的贊同,但我激烈地感覺到我們的言語須要改變(尤其是這個)。”

固然 Kleidermacher 懇請業內考慮改變這些專業術語,不過一些成員誤以為他要求通過 Black Hat 峰會來改變這些術語。

這裡的“白帽”(White Hat)、“黑帽”(Black Hat)主如果兩種不同的黑客,前者每每是指有道德,情願將破綻以及發現分享給廠商,通過破綻賞格等方式獲取報答的黑客。而黑帽每每是指沒有道德,比方應用疫情不法攫取利益的黑客。

固然有一部分信息安全社區贊同 Kledermacher 的觀念,但絕大多半人並不贊同,並稱這是一種極端的美德信號。大多半安全研究人員指出,這些術語與種族主義或膚色無關,其來源於經典的西部影戲,其中反派每每戴著黑帽子,而壞人則戴著白帽子。

還有人指出,黑與白的二元論代表著惡與善,這些觀點從文化之初就已經存在瞭,早在人類之間還沒有種族劃分的時候就已經存在瞭。現在,信息安全社區仿佛並不肯意摒棄這兩個術語,他們以為在信息安全相關著作中運用這兩個術語並非問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