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逾越有句話,想對鄧倫的事業粉說

鄧倫最好笑的一個梗就是,高中有一個女孩很喜愛他向他表達,他義正言辭的回絕瞭,“對不起,我志不在石傢莊。”

說話算話,鄧倫大學就離開瞭石傢莊,考進上海戲劇學院扮演系。在這裡,他找到瞭自己的抱負之處——做一個好演員。

大二的時候,鄧倫出演瞭瓊瑤的電視劇《花非花霧非霧》,戲份固然不多,然而在戲裡和他演情侶的,是眾所周知的楊紫。

也是演完這個戲,鄧倫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再出鏡。不是不想演戲,而是底子無戲可拍,想伸手去碰,但連碰的機會都沒有。

那時影戲電視劇的拍攝主要在北京,廣告話劇圈主要在上海。在上戲結業的鄧倫,為瞭得到更多演電視劇的機會,隻能不斷跑去北京試戲。

2015年到2016年,是鄧倫瘋狂試戲瘋狂接戲的兩年。天天隻睡三四個小時,連床都沒怎麼沾過。每每是在這個城市拍完戲後趕飛機到另外一個城市,旅途中間瞇一會兒,到酒店房間洗個澡,開始化妝,接著拍戲。他常常延續50多個小時不睡覺,就為瞭趕工。

為瞭拿到《白鹿原》裡“鹿兆海”這個男主角,鄧倫來往返回試戲試瞭幾十次。每次試完戲,他都跟導演說,“你如果不稱心,我還能夠再來試。”

《白鹿原》前先後後拍瞭八個月,輾轉全國跑瞭11個拍攝地,鄧倫跟著去瞭9個。並非每個地方都有他的戲,但他總會出現在片場。

鄧倫的目的也很直接,接這個戲就是為瞭學東西,還得偷著學。問是問不出來的,隻有偷偷站在閣下,看張嘉譯何冰怎樣演,默默記在心裡,他人都不曉得。

有野心的女演員許多,然而像鄧倫這樣,把野心都寫在臉上的男演員,不多見。鄧倫在片場,總和上戲師兄雷佳音一同憂愁,愁自己什麼時候才能紅。雷佳音撫慰他,“倫沒事,但願啊你(紅起來)特快,明年走紅毯的時候,你在紅毯上見著我,跟我說句話就行。”

雷佳音的嘴還是毒,鄧倫果真紅瞭,不過不是由於同等好評的《白鹿原》。

古偶劇《香蜜沉沉燼如霜》,當初看起來像是一個毒餅。出品方沒什麼拿得脫手的代表作,編劇導演評分經常翻車,原著小說評價也不過高,一不小心就輕易演成雷劇。

當時候也輪不到鄧倫做選擇。原本劇方考慮的男配角,是黃子韜張藝興這樣的大流量男演員。還是女配角楊紫的引薦,才有瞭以後的旭鳳。不經意間,劇爆瞭,鄧倫也紅瞭。他和雷佳音早就數不清一同走過幾許次紅毯,還一同加入瞭極限男人幫。

看上去,鄧倫的回升軌跡,很像經典網文裡的男配角,從小大名鼎鼎但志氣奮發,一起晉級打怪臥薪嘗膽,最後總算出人頭平佈青雲。不同的是,網文的畫風都很直白直爽,老是趁熱打鐵。但實在的人生倒是迂回的,迂回的,有時候乃至會倒退。

最近就有鄧倫的粉絲公佈脫粉,來由是他在紅瞭以後的兩年裡,隻接瞭一部影戲和兩集單元劇,其他時間都在錄綜藝打廣告,2020年拍戲天數加起來,不超過50天。

這是粉絲第二次把鄧倫奉上熱搜,上一次是粉絲後援匯集資9萬元給鄧倫應援,結果買瞭一桌子燒餅。粉絲的愛恨來得老是這樣巧妙,特別是事業粉。

一般粉絲關懷的是愛豆平常動向,而事業粉最操心的是愛豆的功績,譬如拿瞭什麼資本,演的什麼番位,患瞭什麼獎項,有些什麼代言。為瞭自傢愛豆,事業粉能夠親自下場撕番位,撕代言,撕角色。

楊冪的《斛珠夫人》,是粉絲撕掉的,陳偉霆的微商朝言,是粉絲撕掉的,李易峰的兩任經紀人也是粉絲撕走的。沒別的原因,就是為瞭愛豆的事業著想,必需堅持持久的可延續發展,絕對不能夠斲喪名望撈快錢。

鄧倫想要做個好演員,事業粉就想一起輸送他成為好演員,初心也是好的。

演員最須要的是堅持奧秘感,而綜藝最須要的是真人秀暴光,這兩者底子就是相悖的。一個上多瞭綜藝的演員,很輕易被貼上某種人設標簽,角色就越演越狹小,讓觀眾出戲。

現在的鄧倫,老在綜藝裡玩膽怯怕黑的人設,眼神裡完全沒瞭前兩年那樣赤裸裸的野心。鄧倫自己也認可,拍戲沒有以前那麼拼命,“身體不如兩年前瞭。”

在事業粉看來,鄧倫這就是不思進取沒有事業心的體現。越是恨鐵不成鋼,就越是要脫粉回踩把愛豆踩成爛泥。來自事業粉的質問最要命,“放眼全部娛樂圈,有哪一個回升期小生是大爆以後到現在,就接瞭個口碑差到極點的導演影戲,別的啥戲也沒有的?”

鄧倫這兩年的影視作品,的確沒有一部能接上香蜜的熱度。然而以他現在的名望和資質,能接到什麼樣的戲,顯然也不由他自己說瞭算。

拍《白鹿原》的時候,鄧倫隻演瞭男主角,這部劇的成與敗都跟他沒什麼關系,反正有張嘉譯他們扛著。但現在的他,不可能隻是為瞭偷學演戲去接戲,要承當的東西也越來越多。

鄧倫自己也很疑心,“本來可能會一下碰著許多自己喜愛的角色,現在仿佛沒那麼輕易瞭。關於我自己來說,在拍戲這方面,其實有的時候選擇是越來越窄。”

年終的疫情,讓全部影視圈都快停擺。接不到適宜的戲,又不想損失流量熱度的演員,都隻能去上綜藝。當初雷佳音也想讓全國人民都曉得他是一個好演員,本年也一樣連續上瞭好幾檔綜藝。

鄧倫去年還在說,他調演到演不動的那一天,隻是不焦急漸漸來,想要有不同的嘗試。事業粉卻比他本人更急迫,一年出不瞭一部像樣的作品就要脫粉。

脫粉就像別離,看這個人怎麼都不順眼,那麼一別兩寬重新找個墻頭就是。脫粉還要回踩,發篇小論文理屈詞窮地責備愛豆沒有長進心,就有些使人費解。

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長進心,也不是每一個有長進心的人,都能始終堅持長進心。鄧倫拼過,爭奪過,也得到瞭回報,假如現在他想要選擇一種更輕松的生活,也是他的權益,親媽都沒立場來責備他,更何況是面都沒見過的粉絲。

小陶虹一度也被事業粉認為她糟蹋瞭一身演技和稟賦,每天圍著徐崢孩子轉,很不爭氣的樣子。

然而小陶虹想得很明白,“我不是那種我必然要幹嗎,我必然要完成一個東西,我必然要成功,我沒有這麼一個火急的急迫的希望。對我來說更情願天真爛漫。我情願去花一些時間去紮阿誰根,終究再去看到它著花結果。假如你喜愛他人有野心,那麼說明你心坎其實是有一個未完成的一個,現在你還認為略微有點夠不著的理想,那是你個人的事情,我沒有方法替他人完成他的生命,他也沒有方法替我來完成我的生命。”

李現有一年休息瞭幾個月,粉絲急得四處轉發微博幫他求資本進組。李現在粉絲群很正式地答復瞭粉絲,“我有很好的經紀公司,很專業的經理團隊,對將來的計劃很具體,一步一步安排得很好。演員拍戲是一個放電的進程,休息的時候須要充電。”

楊逾越的事業粉認為她的團隊不夠專業,應當跟現在的公司解約。楊逾越在微博叫苦,“那些讓我開革老板的,我還真沒經驗,到底是誰瘋瞭?”她還說,“相比黑我的,打著喜愛名號更能紮到疼痛之處”。

事業粉總認為,自己隻需砸瞭錢就是精神股東,具有瞭對愛豆事業比手劃腳的權益。然而買股票還有漲跌,為何一旦成為瞭粉絲,就認為自傢愛豆隻能漲不能跌,一旦跌瞭還要去教他怎麼學做人。

旁觀者或許有不一樣的角度,然而也很有局限性。譬如事業粉老是過分高估瞭愛豆的能力,低估瞭現實的的阻力。

當初佟麗婭接演《三十罷瞭》,事業粉撕得很兇,認為她不應去出演一個挽回出軌老公的女性,也不應跟年齡差距很大的劉威演夫妻,更不該該自降身價跟江疏影平番上海報。

公佈會都開瞭,佟麗婭還是摒棄瞭這個角色,轉而演瞭《完滿關系》,發明瞭有生以來最驚悚的演技。而童瑤演瞭顧佳,也證實瞭這個被出軌的已婚女性,其實才是全劇最受歡迎的一個角色。

最矛盾的是,事業粉應用收集輿論和熱搜,想要強有力地影響和控制愛豆,卻忘瞭怎樣正常地去管理自己。拿楊逾越的話來說,“他們(事業粉)先把自己事業整明白再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