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佳,萬萬不要演下一個顧佳

本年看過最恐懼的場景,不是《隱蔽的角落》,也不是《咒怨:咒罵之傢》,而是《夫妻的世界》,第六集。

一對本來相愛的夫妻,由於丈夫的出軌,反目構怨。老婆想要報仇丈夫,而丈夫盤算著搬空資產,兩個人就像魯迅《復仇》裡寫的男女,裸著全身,捏著利刃,對峙於廣漠的原野之上,看不出是將要擁抱,還是將要屠戮。

第六集,老婆善雨把兒子俊英藏瞭起來,急忙趕來的丈夫泰伍覺得兒子出瞭事,氣急敗壞地扯住瞭善雨的頭發,逼她說出實情。

善雨也不喊痛,隻是一邊流著淚一邊笑著說,“隻需能讓你疾苦,我什麼都能做出來。一生都活在失去孩子的地獄裡感覺怎樣?”

這話簡直令泰伍暴怒,他死死掐住老婆的脖子,越來越使勁,嘴裡還喊著,“去死,快去死。”

那一剎時,兩個人的面貌都歪曲猙獰到不行,眼神裡都寫著一樣一行字,“我恨你恨到死。”

就在善雨將近梗塞暈過去的時候,泰伍忽然把她甩瞭出去,狠狠地撞向瞭電視櫃,善雨頃刻滿臉鮮血。泰伍還不解氣,走過去把善雨拎起來,舉起拳頭想要打她,猶疑瞭少頃,還是砸向瞭她身後的墻壁。

他不是舍不得打老婆,隻是不想失控,親手斷送瞭自己的大好出息。外表上看,是泰伍用體力贏患瞭此次妥協,身強力壯的善雨,看上去體無完膚。

實際上,泰伍卻輸瞭,還輸得很慘。

這統統都是善雨設好的局。她成心用兒子來激怒丈夫,令丈夫失手打瞭他。恰恰又讓回到傢裡的兒子,親眼目擊瞭這一幕。因而,丈夫在離婚官司中失去瞭扶養權,老婆如願爭奪到兒子開始瞭新生活。

怎麼港呢,相愛過的人,才最瞭解相互的死穴。相互報仇起來,那方法,比生疏人還要狠,那嘴臉,也比鬼還要恐怖。

難怪有人說,婚姻才是人生最大的懸疑。不到生死一刻,你永遠不曉得阿誰最親熱的枕邊人,心裡藏著怎麼樣的機密。

最近同時也有兩部懸疑劇都講到瞭夫妻之間的比賽,一部是韓劇《惡之花》,一部是國產劇《白色月光》。

《惡之花》講的故事比較極端。老婆車志元是個心機周密的刑警,審問的時候,從嫌疑人的拖鞋和襪子,就可以揣測出他的實在動作軌跡。

恰恰她對身旁的人很愚鈍。種種跡象都標明,她的丈夫白希成很有多是關涉連環殺人案的變態兇手,車志元卻始終毫無發覺,還總被丈夫牽著鼻子走。到底她是真的不曉得,還是偽裝不曉得?

在觀察一樁出軌案件的時候,車志元說出瞭老婆們的想法:當丈夫送毒藥的時候,即便曉得也想要喝下去,由於不肯意相信自己的丈夫會送毒藥。

即便是那麼智慧的車志元,也不會情願相信,看上去很愛他的丈夫,天天早上起來,都要偷偷演習淺笑的表情。他並非真的愛她,而隻是在扮演愛她。

想想,這像不像以前杭州的來女士被害案?前一天她還跟親戚陳說跟丈夫情感多麼要好,還一同和女兒過瞭生日,次日來女士就被戕害沖進瞭下水道。

固然,現實生活裡,也不是每一樁婚姻都那麼兇惡,但身處其中的人,老是輕易看不清實情。《白色月光》講的就是一對一般的夫妻,深陷完滿的謊話當中。

宋佳演的張一,仿佛一個成功的中年職場女性,做著修建事務所的合夥人,同時也是一個幸福的老婆。喻恩泰演的丈夫,原本也是著名的修建設計師,然而他情願為瞭老婆做起傢庭婦男,親自照料女兒起居。

電視劇一收場,就是全傢人其樂融融地在海邊度假。張一敲著電腦改著設計計劃,丈夫帶著女兒去沙灘頑耍。啊這是幾許已婚女性朝思暮想的畫面。

然而很快,這類夢境感,就被丈夫手機裡的一條音訊打斷。小田發的“鑫哥你好棒,下次不要讓我等那麼久”,讓張一陷入瞭深深的深思。

張一都很少這麼親密地叫丈夫“鑫哥”,逐步她也發現自己其實很不瞭解這個身旁人。譬如丈夫的好友圈裡有許多點贊的女性,還有特地跑到傢樓上等他的女性,酒店不斷發來晉級音訊,看上去就很有故事。

面臨質問,張鑫還很冷靜,他對張一表明說,其實他在做微商,還跟好友一同運營瞭早教機構,因此認識瞭許多孩子媽,也常去酒店有生意寒暄。

這套說辭,邏輯上沒有什麼問題,張一也情願相信這是真的。然而細心想想,完婚這麼多年,老婆連老公道時在幹些什麼都不曉得。所謂的親密關系,僅僅是身體上的親熱嗎?

很快,丈夫連張一的身體都不肯意親熱瞭。這時候候張一又發現瞭新的線索。她在丈夫的車裡發現瞭一張酒店小票,上面寫著:巴黎水、紅酒、避孕套、心相印濕紙巾。這是一個很完備的出軌的套餐。

更過分的是,張鑫借著女兒的名義,送瞭老婆一副耳釘,說是精心挑選的禮物,但願媽媽能原諒爸爸。張一收下瞭這副耳釘,也計劃真的原諒丈夫。但她經由珠寶店櫥窗的時候發現,這副耳釘,本來是買項鏈的贈品。

而那條高貴的項鏈,正戴在女兒教師孫雯雯的脖子上。

出軌並不恐怖,恐怖的是一個不敢認可,另外一個不肯面臨。張一應當早就有瞭某種第六感,但始終都不想去證實,因此才會說,“其實我們都曉得,愛會消逝,許諾會生效,人們會走散,隻不過我們都情願相信,自己是個破例罷瞭。”

愛,是在老婆抓到丈夫出軌的那一剎時消逝的嗎?不,早在你開始疑心他的時候,愛就已經所有耗盡瞭。

這就是婚姻恐懼之處,不曉得從那一刻開始,兩個相愛的人,就變為瞭戴著面具相處的人,面具還戴著笑,還心坎已經怒目切齒。

許多導演都尤其愛拍中年婚姻,那種平常的解體感覺,賽過統統恐懼片。

《反動之路》裡,萊昂納多和凱特溫斯萊特演的夫妻,完婚前都是懷揣著巴黎夢的文藝青年,完婚後都墮完工瞭栗六庸才的中年人,相互責備,相互憎惡,從枕著大腿的親密愛人變為瞭短兵相接的敵人。

最好玩的是片尾,鄰居老夫妻談起這兩口兒,老婆三言兩語地埋怨,丈夫默默關掉瞭助聽器,世界歸於一片寧靜。有人評價,“婚姻的以後由女性的兩相情願和男人的不聞不問構成。”

《消逝的愛人》更進一步。完婚前的老公又浪漫又幽默會在漫天的糖粉風暴裡接吻,完婚後才發現他是個媽寶,是個喪逼,不去工作每天隻曉得歪在沙發上摳腳打電動。妻子也不是省油的燈,設瞭一個失蹤的局,把老公逼得無路可走。

影戲的最後,老公不幸巴巴地說,“我要離婚啊我們不要再這樣相互折磨相互控制瞭啊。”妻子淡定地答復“這就是婚姻。”因而老公帶著畏懼帶著惡心帶著無望,還是回傢瞭。

《夫妻的世界》把這類平淡的惡心分散到瞭極致。

善雨發現丈夫出軌後,很痛快地施行瞭離婚復仇方案,爭奪到瞭兒子,還把丈夫名譽搞到臭頭。依照爽劇的節拍,善雨應當當場找到真愛小狼狗,笑看前夫和小三為瞭錢撕破臉,成為人生贏傢。

現實卻不是這樣。前夫跟小三完婚瞭,竟然還生活得很好,兒子時不斷也要跑去獻媚。善雨也始終跟前夫牽扯不清,乃至還滾上瞭床單,兩個人繼續相愛相殺。最後,自我感覺很好的前夫竟然還想復婚。善雨回絕瞭,然而跟前夫一同抱在瞭馬路牙子上。

兒子看到這一幕都解體瞭,直接離傢出走。

就像善雨自己說的,完婚沒有那麼簡單,不是賭註下完就可以甩手走人的遊戲。這一場賭局裡,沒有贏傢,隻有不時沉湎的賭徒,不時地加碼,不時地輸光。

這也很像《三十罷瞭》裡的顧佳和許幻山。即便曉得丈夫出瞭軌,即便親手打瞭小三的耳光,然而婚姻仍然沒法說放下來就放下。最後許幻山入獄,小三完滿脫身,顧佳在離婚前還背瞭一大筆債務,要替前夫善後。

《白色月光》預告片裡,張一放瞭一句狠話,““他們都把我當作傻子一樣在騙,現在傻子醒瞭,是該好好跟他們算算賬瞭。”

但是,婚姻自身就是一筆懵懂賬,有什麼是能算得清楚的呢?

我不等待看宋佳手撕老公和小三的劇情,隻想看她怎樣將這把賭局完全掀翻,和劉敏濤姐姐一同遠走高飛。顧佳離婚已經離得夠晚瞭,但願宋佳能爭口吻,早點徑自優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