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子出走、卡姆涉毒、思文程璐離婚,獨留李誕的笑果還能走多遠?

餓瞭嗎?戳右邊關註我們,天天給您奉上最新出爐的娛樂硬核大餐!

8月21日,著名脫口秀演員池子發聲,標明自己已經與笑果文化戰爭解約,並且因此雙方都能接受的前提。

關於以前鬧得有些不太高興,池子表示也是有些事情自己誤解瞭笑果,對公司和同事造成為瞭損傷也說聲抱愧,讓大傢見笑瞭。

隨後,笑果的公司賬號也轉發瞭這條微博,祝願池子將來順利。至此,雙方對峙瞭半年多的解約風雲總算畫上瞭一個美滿的句號。

回憶這半年多以來,國內做脫口秀的“獨角獸企業”笑果文化經歷瞭池子解約、卡姆涉毒、思文程璐離婚……

2020年關於國內第一大脫口秀文化公司笑果來說,或者是異樣坎坷與困難的一年。

1、重重風雲之下的笑果文化

第三季《脫口秀大會》開播之時,李誕曾在臺上自嘲,真沒想到這個節目居然還在,這個公司也還在。錄節目都能錄出一種苦中作樂、強顏歡笑的感覺。

的確,關於笑果來說,2020年十分的困難。特殊期間對上演行業的沖擊,讓他們本來方案好也所有售完瞭票的海內巡演方案所有泡湯,旗下藝人的連續“出事”也讓笑果面對著內憂外禍。

1月初,池子在社交賬號上發文,稱自己被笑果文化的CEO移出瞭群聊,讓人臨時不曉得是段子還是爆料。

直到以後,笑果方面就宣佈瞭相關申明,不隻表露瞭池子的本名是王越池,還標明立場稱將依法處瞭解約事宜。大傢這才發現,池子這是和老東傢鬧掰瞭,打起瞭官司。

5月,池子再次放出“猛料”,發長文地下“手撕”笑果文化和中信銀行,鬧得是沸沸揚揚。可誰曾想,這才剛過瞭3個月,雙方就已經告竣戰爭解約的場面,這轉變來得反倒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假如說,池子的長文“開撕”,隻是給瞭笑果文化“當頭棒喝”,他們還有精力可以應答的話,那卡姆6月的涉毒被抓,連帶著公司好幾個工作人員被查,無疑是給瞭笑果文化“致命一擊”,也讓本來就不“富裕”的中國脫口秀圈落井下石。

而就在卡姆涉毒案開審的當天,又傳出著名段子寫手、脫口秀編劇賴寶在同天逝世。這或者是中國脫口秀史上最昏暗的一天。

而這還沒完,國內最著名的脫口秀演員夫妻檔思文與程璐,在被網友拍到去民政局離婚後,也對外正式公佈瞭已經離婚的音訊。

並且思文在以後的《脫口秀大會》上公佈退賽。這對常常在脫口秀舞臺上講著兄弟段子的夫妻,最後還是做回瞭兄弟。

再看看本年的《脫口秀大會》參賽演員,除瞭李誕和幾個常駐的明星高朋,仿佛也沒幾個能記得住名字的。笑果這是沒人瞭嗎?

2、獨留李誕撐門面的笑果還能走多遠?

池子出走,卡姆吸毒被判坐牢,僅有能撐得住局面的李誕再也不隻專一於脫口秀范疇,一再現身各大綜藝……

國內排名第一的笑果文化連續失去臺柱子,信用受損,獨留李誕一人撐門面,節目流量也在走下坡路,在如此佈景下,笑果終究還能走多遠,成為瞭大傢關懷的事情。

提及笑果文化,就不得不提到另外一檔脫口秀節目《今晚80後脫口秀》

當初為瞭解決周立波從東方衛視的出走,電視臺找到那時在相聲界嶄露鋒芒的王自健,做起瞭脫口秀節目。

沒想到這節目大受歡迎,一做就做瞭五年時間。《今晚80後脫口秀》也帶紅瞭王自健、王建國、李誕、池子等最早一批,也是現在較為著名的脫口秀演員。笑果文化也是因而應運而生。

2017年,幾乎是由《今晚80後脫口秀》原班人馬打造的第一季《吐槽大會》開播,又是一炮而紅。王自健的偶然客串也讓大傢似乎“夢回”《今晚80後脫口秀》。

但隻在笑果負責著結合開創人的王自健,自《吐槽大會》第一季以後,就消逝在瞭脫口秀的舞臺。李誕和池子反倒成瞭風行全國的脫口秀夥伴。

《吐槽大會》的爆紅,也吸引到瞭本錢的留意。笑果不隻因而拿到瞭投資,還很快打通線上線下形成工業鏈。

線上,他們以《脫口秀大會》、《吐槽大會》、《周六夜現場》形成每一年固定的線上三大流量節目,線下也開發巡演,舉行脫口秀活動,以此迅速擴展公司的規模和營收。

但笑果的商業化經營,也讓他們飽受爭議。固然《吐槽大會》已經播到瞭第四季,《脫口秀大會》也已經播到瞭第三季,請的明星是越來越大牌瞭,節目裡插播的廣告也越來越多,這都是節目成功的一種體現,但隨之而來的是評分的降低與口碑的連忙下滑。

“脫口秀大會變為瞭喜劇大會”,“吐槽大會變為瞭洗白大會”,“笑果出品的節目越來越不漂亮瞭”,仿佛成為老粉的心坎常態。當脫口秀裡的段子讓人認為不好笑瞭、記不住瞭,那它可能真的也就走不遠瞭吧。

3、笑果面對的困境

脫口秀作為一種舶來品,始終在國內的發展得“不服水土”。

脫口秀裡自帶的“諷刺性”和“進擊性”,雖然說能圖臨時“口舌之快”,但如果要放到中國這個人情社會的大環境裡,不免會被以為是苛刻、苛刻。這也是脫口秀在中國發展面對的最大難題之一。

《吐槽大會》前兩季的口號,始終都是“吐槽是門手藝,笑對須要勇氣”,能夠說是十分精煉地總結出瞭節目的精華。

而到瞭第四季,口號從“吐槽,我們來真的”變成“吐槽,我們盡可能來真的”,也是一種無奈的讓步。

終究節目裡請的高朋是越來越大腕瞭,但明星們終究是高屋建瓴,被幾個名望、實力並不如自己的脫口秀演員一個勁瘋狂吐槽,假如心理軟弱一點,或是當真瞭,不免會笑不出來。

就譬如在前幾季裡,張藝興、鄭鈞在聽到現場高朋對自己“惡言相向”時,面色都十分難看,局面一度為難。

而上一季裡最出彩的當屬電競圈專場,全程高能,笑料百出,全因大傢關系熟,也更能放得開。但這樣的人情關系,放到其他高朋身上,就很難完成瞭。

怎樣讓脫口秀這樣直白的吐槽,乃至在“邊緣觸犯“的言語形式,在中國這樣的社會環境裡做到“融入”與“得當”,始終都是橫亙在中國脫口秀裡的一個難題。

而另外一大難題就是,脫口秀演員的出新。笑果發展至今,固然也始終通過《脫口秀大會》試圖推出瞭不少新的演員,然而可以真正出圈,讓廣大觀眾認識的照舊還是李誕、池子等人。

笑果雖已經是行業龍頭企業,但間隔脫口秀遍地著花,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結語

不得不認可,笑果在商業化經營及工業鏈的打造上已經十分成熟,但仍面對著諸多困境。

現在,脫口秀演員IP的流失嚴重,線下上演行業受到重創,剛剛有低頭之勢的中國脫口秀文化,再次蒙受陰霾。

賈玲很久以前曾在一期《吐槽大會》上說:“池子是中國脫口秀的將來,但中國的脫口秀沒有將來”。

現在池子離開瞭笑果,不曉得會不會也就此離擺脫口秀的舞臺,賈玲的一席話怕也是神預言瞭。

固然笑果文化為中國脫口秀翻開瞭全新的場面,但其實也始終沒能解決掉真正的難題。不論是笑果,還是中國脫口秀,都還是任重而道遠。

你對笑果文化怎麼看?

#池子##池子和笑果文化戰爭別離##池子與笑果文化戰爭解約#

作者:十七

責編:小重山

娛樂圈的最新靜態還有:

回溯古天樂慈悲委曲:卓偉早就想扒他,最早誇的是何炅不是爾冬升

奚夢瑤罕曝近照身體好,與閨蜜逛街無保鏢拎包,坐路邊休息接地氣

好幸福!陳小春一傢四口初次正面同框,應采兒滿面紅光不像剛生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