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神話·悟空》裡的黑風山,再黑也黑不過人心

B站播放超萬萬的《黑神話·悟空》,把劇情發生地定在黑風山。而在《西遊記》原著裡,孫悟空在黑風山將錦斕法衣合浦還珠的一番經歷,折射出的人心詭譎更是震動。從金池長老、全寺僧眾、孫悟空、黑熊怪最後到觀音姐姐,沒有一顆心是單純的。

1

觀音禪院的金池長老二百七十歲,做瞭二百五六十年的和尚,卻依然除不去誇耀心。一聽來借宿的取經師徒有一件錦瀾法衣,就忍不住“臨時賣弄”,吩咐手下把自己收藏的七八百件法衣,所有拿出來顯擺,足足十二櫃“滿堂琦秀,四壁綾羅”。

一個出傢人貪愛這些身外之物,本就已經落瞭下乘,更慘劇的是他一看到孫悟空拿出來的錦斕法衣,就起瞭妄想之意:

“那老和尚見瞭這般瑰寶,果真動瞭奸心”。(十六回)

既然心存覬覦,就不免使奸耍詐。金池先是裝不幸,以想要看得細心為由取得瞭借閱法衣一晚上的答應;拿到後院去又開始痛哭,“慌得那本寺僧,不敢先睡。”眾僧一關懷,本來金池要的是長時間據有。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一寺之長略微透一點風聲,下面的和尚們無不力爭上遊地夤緣逢迎。徒孫廣智首倡殺人謀財,“老和尚見說,滿心歡欣”;徒孫廣謀附議說殺人不如縱火,“那些和尚聞言,無不歡欣”。一寺的修行者臨到要謀財害命時,居然個個切膚之痛,也是使人膽怯。

和尚們搬運柴草時,被響動驚醒發覺的孫悟空隻有竊笑,“他要害我們性命,謀我的法衣,故起這等毒心。”因而他因利乘便奉上一場大火,將一個觀音禪院燒成斷壁頹垣。火光驚擾瞭黑風山的黑熊怪,他趕來救火卻無心發現錦斕法衣,因而順手牽羊而去。等到火滅煙消,金池既不見瞭法衣,又燒瞭本寺的屋宇,煩惱煩躁後悔交錯,隻有在墻壁上一頭撞死瞭事。

隻可惜他看不見一寺僧眾的變臉。自盡以前,下面的和尚一口一個“教師祖”。自盡以後,孫悟空逼問法衣去處,和尚們就開始往他身上推,“我等委實的未曾望見,這都是那老死鬼的不是。”等到孫悟空得悉相近黑風山有妖精時駕雲而去,和尚們又換瞭稱謂,“恨我阿誰不識人的老剝皮,使人居心,今日反害瞭自己!”

起貪念害瞭自己是不假,但金池如果曉得自己死後在徒子徒孫們口中的稱謂從老死鬼換到老剝皮,多半也會感慨人情冷暖、世道淪亡。

2

金池當然心胸歹意,但孫悟空也未必安著什麼好意,他的誇耀心與金池通常無二。他取法衣出來示眾時,唐僧曾提示過他:

前人有雲,珍異玩好之物,不可以使見貪心奸偽之人。假使一經入目,必動其心;既動其心,必生其計。汝是個畏禍的,索之而必應其求可也;否則,則殞身滅命,皆起於此,事不小矣。

唐僧此言大有原理,但孫悟空“不由辯白,急急的走瞭去,把個累贅解開,早有霞光迸迸”。恰是孫悟空的一心要誇耀,才惹出以後一連串禍事來。

他發現和尚們用意不軌,卻不潔凈拖拉地奪回法衣一走瞭之,恰恰要找南天門廣目天王借辟火罩,隻保住唐僧住的三間禪房,別的通通燒掉瞭事。廣目天王看得明白,“這猴子還是這等起不善之心。”

不善之心,說穿瞭就是黑吃黑。他看和尚們放動怒來,更是念咒“往巽地上吸一口吻吹將去”,惟恐沒有風,火燒得不夠旺。如此行徑,就連吳承恩本人也看不大下去,對孫悟空頗有微詞:

“恰是那無情火發,怎禁這故意行兇。不去弭災,反行助虐。”

暴虐歸暴虐,孫悟空放這把火也不為無因。來此以前觀音教唆唐僧、騙他戴上緊箍兒,今後性命操於別人之手。一肚子火未曾宣泄的孫悟空,看觀音禪院是觀音姐姐的香火地,就勢放上一把火也未必不為報仇。齊天大聖固然看似格式龐大,背後卻也是個睚眥必報之人。

3

況且齊天大聖固然著名,凡間藏龍臥虎的高手們也並不亞於他。黑風山黑風洞裡的黑熊怪,平常大名鼎鼎不顯山不露水,本領卻大得令孫悟空都黔驢技窮。以後取經路上的眾多妖怪,素日不因此殺人剝皮為樂、就是熱中要吃唐僧肉包子,而黑熊怪跟這些二流妖怪不同,他的胸中自有丘壑。

變為金池長老的孫悟空進他黑風洞中,一見便心生敬佩:

行者進瞭前門,但見那天井中,松篁交翠,桃李爭妍,叢叢花發,簇簇蘭香,卻也是個洞天的地方。又見那二門上有一聯對子,寫著:“靜隱深山無俗慮,幽居仙洞樂無邪。”行者暗道:“這廝也是個脫垢離塵、知命的怪物。”

乃至見過大局面的觀音姐姐,變為黑熊怪的朋友凌虛子來收服他時,一進洞也被感染瞭:

山有澗,澗有泉,潺潺流水咽鳴琴,便堪洗耳;崖有鹿,林有鶴,幽幽仙籟動問岑,亦可賞心……菩薩看瞭,心中暗喜道:“這孽畜占瞭這座巖穴,倒是也有些道分。”

這樣超凡脫俗得連姐姐都心動的妖怪,孫悟空以後再未碰見過。並且不隻有審盛情境,黑熊怪的抗衡能力也極強悍。大鬧天宮的孫悟空跟他單挑,也隻是個不分勝敗。反觀黑熊怪打歸打,要吃午餐瞭說走就走,落日西下時說回就回,想叫弼馬溫就叫弼馬溫,孫悟空大發雷霆卻一點方法沒有——他能打爛豬八戒雲棧洞的大門、能打爛黃風怪黃風洞的大門,惟獨對黑風洞的大門黔驢技窮。

文武雙全的黑熊怪,連一向好強的孫悟空也不得不敬佩,他自己對唐僧說“隻戰個手平”;而觀音姐姐更是充足一定瞭黑熊怪的本事,“那怪物有許多法術,卻也不亞於你。”黑熊怪在黑風山黑風洞呼朋喚友又清閑自由、自由自在又人畜無害,偶而還會晤義勇為去救火。這樣樂享無邪的生活,真實是要比戴個緊箍去取經的孫悟空更高興。

但好日子完畢在起貪婪的一刻。黑熊怪如果不渾水摸魚想要據有錦斕法衣,也就不會惹得孫悟空請動觀音姐姐來整理他。姐姐固然欣賞他,收他作瞭自己落珈山的守山大神,但悠遊閑適的生活,今後卻一去再也不來瞭。

此後的歲月裡,失去自在的黑熊怪在南海當門衛的時候,或許會想起自己起覬覦之心的那一刻——他如果曉得那一刻標記著自在的終結,孫悟空雙手捧給他法衣他都不會要。

而黑熊怪被姐姐戴上金箍、在念咒中痛得滿地亂滾的時候,孫悟空卻在一旁興致勃勃,“半空裡笑倒個美猴王。”自己的頭上還戴著緊箍,不惺惺相惜反而同病相憐?可見黑熊有時未必隻是黑熊,主子卻必定一直是主子。

4

而觀音姐姐丟這個金箍,窮究起來也是居心不善,由於金箍原本不應這樣用。當初奉命去東土追尋取經人,如來佛下發“金緊禁”三個箍兒的時候說得清楚:

我有“金緊禁”的咒語三篇。倘使路上撞見法術廣大的妖魔。你須是勸他學好,跟那取經人做個徒弟。他若不伏使喚,可將此箍兒與他帶在頭上,自然見肉生根。各依所用的咒語念一念,眼脹頭痛,腦門皆裂,管束他入我門來。(第八回)

如來說得明明白白:金緊禁三個箍兒,是為唐僧收用“法術廣大”的徒弟而用。可觀音固然給孫悟空套上瞭緊箍,卻隻給唐僧找瞭豬八戒和沙僧兩個廉價卻不勝大用的膿包徒弟,而把金箍和禁箍留著自用。像黑熊怪這樣法術堪與孫悟空對抗的人才,觀音就自己哂納瞭。

並且黑熊怪交出法衣以後,原本也沒有再動兵戈的計劃。觀音姐姐卻不依不饒地直接一個金箍丟上去,來由是“怕那妖無禮”。奉求,作為赫赫有名法力無邊的觀音姐姐,你會怕一個妖精?隻能說神仙一旦想找托言,永遠不會找不到。反正不管怎樣,姐姐就這樣大公無私地運用瞭金箍,強行讓黑熊怪為自己守山。

以後姐姐用禁箍兒收服紅孩兒,依然是把他用來作自己身旁的善財童子。試想一下,假如唐僧手下是孫悟空黑熊怪和紅孩兒這樣的設置,取經那邊須要十四年?連取經團直接分管觀音姐姐都免不瞭公器私用,其他高層的節操怕是也難保證——就算如來對此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水至清則無魚。

隻能說每一個人都有深藏不露的一面,姐姐的公心在這一次顯露無遺,而貌似老壞人的唐僧唐三藏,也有鮮為人知的一面。當孫悟絕後去追尋法衣,一群惶惶不安的和尚圍著唐三藏痛罵老剝皮害人害己時,唐僧雲淡風輕地撫慰道:

“列位請起,不須恨瞭。這去尋著法衣,萬事皆休;但恐找尋不著,我那徒弟性子有些不好,汝等性命不知怎樣,恐一人不能脫也。”

輕描淡寫的毛骨悚然,輕言細語地恫嚇滅門,你能相信這類兇惡竟出自一向隻會哭哭啼啼、動輒“善哉善哉”的唐僧之口?黑風山黑風洞黑熊怪黑神話,再黑也黑不過繁雜詭譎的人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