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福士的“西南雙城記”:什麼樣的城市修建能夠望向將來?

面臨許多地標性修建,許多人對它的感覺與民間資料上的解讀常常存在著很大的偏向。這是由於一般人太膚淺,還是由於設計師太隨性?

現代西方哲學界很火的“視差”理論可能恰恰能夠表明這個問題:

這類理論以為,在面臨一個察看客體的時候,人們的“視差”之間,永遠“化約”不出一個事物的“實質”。

有的隻是我們每一個人察看事物的視角。

譬如中國大陸有眾多來福士廣場,但成都和重慶這兩座給人的印象尤其深入。

面向將來的Hyundai城市到底須要什麼樣修建,這兩座來福士可能會給人答案。

01成都來福士一份挺立在城市中心的修建情況學宣言書

在成都南一環,省體育館之側,那座“遠近高下各不同”的“城中之城”,即是斯蒂芬·霍爾的三部代表作之一,代表著他的“修建情況學”理論的一大基本觀點:“視差”。修建情況學,簡而言之就是一種信仰情況學的修建理念。

情況學傢們主張回到事物自身,回到人們平常的舉動和體驗。

而修建情況學則主張,更重視人們看到修建那一刻的感觸,而不是把視角高高舉起,在龐大的城市視角去思量修建的意義。

在一點上,成都來福士無疑是一次成功的實踐。

在這裡,五個互相獨立的“切開的通透體塊”,環抱著一個宏大的公共廣場,並把廣場分為三個“峽谷”。峽谷下方,6層高的購物中心在水面之下,分別以巫峽、西陵峽和瞿塘峽命名。

“支離東北風塵際,流浪西南天地間。三峽樓臺淹日月,五溪衣服共雲山。”

聽說,杜甫這首詩是設計師最大的靈感根源。

而對每一個過路人來說,這座修建最大的特點是,從每一面看過去,都是完全不同的面貌:不論是屋頂花圃,還是消失在角落的商場入口,亦或是高聳入雲的寫字樓,各種小店鋪構成的微型都市,都給人以不同的體驗。

有人能看到國際頂尖的商業。整體量約30萬平方米,七成商傢為國際品牌,一半商傢初次入駐成都。

有人能品讀出設計師別開生面的艱深意境。

山光水色在這座修建中表白得淋漓盡致,人們能夠去平臺親熱水面,也能夠在似乎水底通常的商場裡享用生活。

有人能看到功能齊全的城市空間,帶給城市的靈動氣息。

地下接駁的地鐵站,地上的購物空間,平臺之上的城市景觀、咖啡廳和瀑佈水面,這座修建的每一個入口,每一個正面,都是不同的景觀。

四周的五座修建,分別是2座甲級寫字樓、1座超五星級酒店、1座服務式公寓和1座個人高端事務所,五座作風類似但外部設計各異的修建,分別承當著不同功能。位於成都舊日的“南大門”,今天的城市中心,這座修建挺立在城市的交通要道,這個城市許多人會經由這座修建,會在這裡駐足,會有能源進入它、瞭解它、愛上它。

在這裡,修建自身構成一個繁雜的“世界”,每一個人眼裡,均可以對這個“世界”形成完全不同的“視差之見”。

有瞭這棟修建,這裡才更像一座“後Hyundai的將來之城”。

而對其他那些極具爭議的修建來說,這座修建一樣提供瞭一個察看的視角,提示我們用不同的方式去察看一座修建的不同面向的美感。

02重慶來福士“視差”之間,不同人眼中不同的“豐碑”與成都極具後Hyundai藝術感的“長輩”相比,重慶的來福士在一些人眼裡卻佈滿瞭Hyundai審美的特質:宏大的體量。設計瞭中央電視臺新大樓的荷蘭修建師雷姆·庫哈斯在他那本《癲狂的紐約》中說:“當超過必然關鍵體量時,每一個修建物都將成為一座留念碑。”

重慶來福士,恰是如此

重慶來福士是凱德團體在全世界規劃的第九座來福士,也是投資和體量最大的一座。

重慶來福士投資超 240 億人民幣,體量達112 萬平方米,由 8 棟塔樓、底部裙樓及一座高出天涯的空中水晶連廊構成,涵蓋高端住宅、購物中心、辦公樓、酒店、服務公寓和水晶連廊六大核心業態,獨占的水晶連廊包含探究艙·觀景臺、俱樂部、空中花圃餐廳及酒吧。

正如昔時許多人觀賞不來中央電視臺新大樓一樣,許多人也觀賞不來重慶的“來福士”。當這些修建進入人們的生活,讓人們得以從不同角度察看它,才會發現這些“宏大”的修建異乎尋常的美感。

重慶來福士由國際著名修建大師摩西·薩夫迪擔綱設計,其曲線的形面子朝兩江水流,立面上的屏風構件營造出飛行中鼓刮風帆的效果,營造感風以及水流的律動的感覺,彰顯出船帆迎風起航的澎湃氣魄。

修建大師摩西·薩夫迪

從它睥睨山城的超大體量,到寬闊的外部設計,再到表面曲線,挺立雲端的觀景平臺,宏大的體量讓它的每一處設計都格外醒目。

購物中心作為“帆船”底座的購物中心,形似船首。

外部設計通透的天窗橫縱分佈,既增多瞭自然采光,又添加瞭購物中心與屋頂的山城花圃和塔樓曲線的聯動興趣,並應用中庭天窗做成倒影水池。

重慶來福士

為瞭保存城市記憶,設計者以連通解放碑方向和朝天門的 24 小時通道為核心承載主線,活潑地將重慶“九開八閉”的城門歷史出現在大眾眼前。

辦公樓

重慶來福士國際辦公樓分為A/B/C座,其中B/C座為甲級寫字樓。在其中,你能夠舉目觀攬兩江交匯景觀盛宴,坐擁大型城市綜合體創始先河的“全維式體驗”完美配套,這是為數不多將高端商務與購物、生活、社交服務、健身、休閑、出行融為一體的辦公樓。

A座

B/C座

雲端大平層 於雲端之上,270°環幕重慶,正瞰兩江交匯壯景是一種怎麼樣的感觸?重慶來福士打造的修建面積約 90 ㎡-340 ㎡雲端大平層或者就是最好的答案。於外,位於地標之上,奢享 5 萬平方米城心綠洲,盡攬屋頂花圃的獨特城市景觀。於內,全屋智能傢居設置,無線數字集群系統,遠見將來智慧生活。

高端人居生活理想中的樣子,恰是如此。

來福士服務公寓——雅詩閣

重慶來福士200餘間雅詩閣服務式公寓,從奢華高雅戶型多樣的客房,行政單房公寓到三房奢華行政套房包羅萬象。客房設有獨立客廳及餐廳區,還配有設備齊全的廚房、高質量傢用電器裝備。室外設有健身房、瑜伽室、兒童遊樂室和室內恒溫遊泳池等配套。管傢式服務將為人們帶來高貴的入住體驗。

客房

兒童遊樂室

來福士洲際酒店

重慶來福士洲際酒店位於全部綜合體修建其中一根“桅桿”的頂部,采納打破性的弧線形結構,似乎“風帆”正在披荊斬棘、揚帆遠航。其中高居 44 至 65 層的近400間奢華客房及套房,創意援用遊艇客艙的視覺元素和全景落地窗設計,坐擁超高層無遮擋視線。

水晶連廊 作為重慶來福士的點睛之筆,高出 4 棟 250 米高樓頂部,長 300 米,寬 32.5 米,高 26.5 米,面積約 1 萬平方米,相當於一座“躺著建的摩天大樓”的水晶連廊,在建立時期就備受國內外註目,施工難度和工程走光刷新國內高層修建記錄。

水晶連廊三段銜接段在裙樓屋頂完成拼裝,涵蓋探究艙·觀景臺、俱樂部和空中花圃餐廳及酒吧。探究艙·觀景臺具有“城市來源”、“發現重慶”、“摩立地代”、“西部之門”、“開眼世界”、“到場將來”6 個主題展區。站在這裡,能夠看到嘉陵江和長江融匯,門前的朝天門碼頭,訴說著歷史,而高入雲端的觀景臺,似乎看得到悠遠的將來。

來福士俱樂部,設備和服務包括名仕茶廊雅舍、無邊沿泳池、溫泉空中秘境、行政酒廊、健身房等,總面積 3000平方米的會員專屬會客區和休閑區,讓來此的精英人士暫且放下繁忙與疲鈍,在山水之間品味人生之境。

五間基調迥然相異的餐廳與酒吧分列於酒店大堂雙側與水晶連廊,激起全然斬新的五感體驗。

菁餐廳

重林餐廳

長江滾滾,嘉陵悠悠,青山蒼翠,來福士與山城相反相成。這座城市的美景,在來福士的眼中,而來福士也讓山城的理想生活,表現得淋漓盡致。

關於重慶來福士,有人說它太大,有點“鐵憨憨”的味道。但有人卻評價,這將是一棟足以載入世界修建史的修建,它能讓直面它的人感觸到史無前例的宏大震動,能讓站在其上的人看到這座城市的山水絢麗,也能讓身處它外部、它腳下的人,一樣感觸到來自將來的呼喚。

足夠大的修建,就像城市中央的留念碑,不同的人能在上面找到對這座城市魂靈的不同表明。面臨這座修建,不用自矜自己的視角,不用仰視別人的觀念,終究全部視角,歷來沒有高低之分。

與誰的風格更高無關,與誰更瞭解這座城市無關,對一座修建來說,它不同視角下的“美感”都是實真實在的,也是長時間共存的。由於“視差”永遠存在。

03透過“西南雙城”來福士看修建怎樣成為我們窺探將來的一扇窗口對現代的城市來說,修建的自在常常隻能在特定的格子裡發揚作用。一座城市的地形,一個區域的人口工業,一個街區的面貌,都限制著城市的發展。

因而,修建師隻能把心機都用在修建的外部空間裡——在外部隻能帶著桎梏跳舞。

在每一座修建都要活出自己特點的現代,活得“唯一無二”越來越成為一件艱苦的事情。

而成都和重慶這兩座來福士,為什麼能在城市空間中留下印記?答案是打破“格子”和重塑空間。

重慶來福士打破瞭“格子”,建造瞭打破城市空間設想的宏大修建,將自己每一面的創意都放大展現給瞭每個過路的人。

而成都來福士則在外部構架出瞭一個功能完整的空間,把各種創意奇觀般地交融在一個修建當中。

我們有幸,生活在一個城市極速擴張的期間,城市正在讓我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美妙。一樣,新城市期間也給我們帶來瞭無盡的應戰:

計劃者但願城市步伐同等,節拍穩固;

設計師但願在城市裡留下使人耳目一新的修建空間;

而每一個一般人則同時期望著便當的生活與使人舒心愉悅的感官體驗……

每個視角之下,都是城市實在的相貌,每個視角下的城市,都有通往將來的無限可能。

在不同“視角”下,面臨那些別開生面的修建,我們隻用曉得,隻需自己喜愛的,便值得始終喜愛下去,這就足夠瞭。

– end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