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首爾的人生排序,把事業放在第一名,結果被李誕懟瞭

在最新一期《做傢務的男人》中,朱丹問高朋們,傢庭事業孩子的排序。

李亞男和張繼科媽媽都表示老公最大。

而後李誕為瞭翻開話題,自動cue傅首爾,說傅首爾一聲不響,由於她傢是兒子第一。

傅首爾果斷答復說不是,我是事業第一。

朱丹不瞭解,說兒子畢竟會離開你,投入另一個女性懷抱。

傅首爾就說,那我就繼續搞事業。

朱丹又問,那你考慮過老劉(傅首爾老公)的感觸嗎?

傅首爾說,我很老實,他曉得我的排序,我也曉得他的。(我認為這話說的十分對,隻需相互坦誠對方認可,他人又有什麼來由多嘴呢。)

實際上,在場高朋不管男女都不太贊同傅首爾的想法,在他們看來,女性的首要排序是老公,再不濟最少也應當是傢庭。

傅首爾卻把自己的事業放在第一名,太無私瞭,有違傳統。而把這類不認同“明顯”寫在臉上的,李誕是僅有一個。

傅首爾繼續表明著,此時看李誕在一旁的表情,擺明不認可傅首爾的話。

從始至終,傅首爾在表白自我的見地主張的時候,李誕都是十分排斥,矛盾,不喜愛,不認同,始終在齜牙咧嘴的做怪表情。

而後朱丹說瞭一句,傅首爾是活的很清醒的女性。

感覺這句話是貶義,然而李誕又補刀瞭一句,清醒但改變不瞭。

傅首爾可能認為自己說把事業放在第一會讓把傢庭放在第一的其他女高朋不舒適,又開始說,有的女性就是把傢庭放在第一,你不能說這類比事業放在第一的價值低。

然而李誕又來一句,不管什麼人生,隻需能自相矛盾的人生就是好的人生。

結合以前他評價傅首爾的,清醒但改變不瞭,意思不就是認為傅首爾的人生就是自相矛盾麼?

最後,傅首爾又開始說女性的價值,關鍵是自我選擇,傅首爾說的很仔細,李誕照舊是一副嬉笑不認同的表情。

最後對傅首爾的人生做出點評,活的懵懂一點會高興許多。

你看,李誕也曉得傅首爾清醒,然而他認為女性就該懵懂。

總之,在這個話題裡,李誕十分不認可傅首爾,但他並不會直接去辯駁,而是故意無心去懟你幾句。

傅首爾也挺智慧的,痛快說你不要說話,我不在意你說的。

以前李誕說“人世不值得”,還認為這人蠻實在,但以後發現他始終是這作風,世界皆醉我獨醒,用一雙睜不開的眼睛看破瞭你的實質。

大張偉曾在某節目中對李誕做出瞭評價,太形象瞭。

“擺出一副十分佈衣的樣子,但外行走進程中,完全一個喜劇大師的樣子。”

“李誕教師今天這個姿勢很高端。”

不曉得傅首爾以前說過什麼,但僅憑這段來說,她顯得比李誕好許多。

從一開始的論述自己事業第一的想法見地,到後面還為選擇傢庭第一的女性說話,始終很清楚的表白自己的想法,這明明是應當鼓掌之處,然而李誕老是一副這個女性想的太多說的太多不好相處的樣子,確實讓人有點惡感瞭。

大傢認為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