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威龍,我恨你像塊木頭

《以傢人之名》裡的為難局面,基本上都是宋威龍奉獻的。

第三集,丟棄凌霄多年的母親,忽然回學校找他。這是一場大戲,按理說,他的第一反應是詫異,終究上一次見是小時候。詫異以後,望見母親,應當有一絲仇恨,是隱忍,和躍然紙上的肝火。

但宋威龍的處理辦法,我看不懂。

從始至終一個表情,這是什麼表情,淡漠臉。臉沒有方法表白情緒怎麼辦,用手,鏡頭給特寫,手逐步使勁握成一個拳頭。曉得的,這是凌霄的親生母親,不曉得的,覺得是朱向陽的後媽。

第九集,又是一場大戲,凌霄外婆逝世。

閣下的人都在喊叫,沖進病房,宋威龍的臉上依然看不出什麼崎嶇。

重點就在外婆岌岌可危的時候,宋威龍接到一德律風,是他繼父打來的。母親在趕來看外婆的途中出瞭巨大車禍。留意看這是宋威龍接到兇訊的表情,不是著急,也沒有手抖,而是一臉寧靜的憂鬱。

這樣波濤不驚的時候有許多。

這是凌霄離開多年,重新回到故鄉的畫面。臺詞裡倒是在慨嘆一日千裡,然而臉上沒有表露出一絲情感。

這是在天臺上和賀子秋攤牌要離開傢的狀態。賀子秋扔瓶子,怒吼,眼圈發紅,凌霄繼續一臉寧靜。

總算到瞭差不多真正要分別瞭,凌霄流瞭一滴淚。

李尖尖躲在的被窩裡哭,凌霄走過去,想摸她又收回瞭手。轉身離開的時候,李尖尖冒出面,哭得不幸兮兮的。而後總算凌霄落瞭一滴淚,但不曉得為何,這表情有一種AI在落淚的感覺。

宋威龍的演技其實也不是到爛到不能看的境界,問題就在於不夠感人。

他的蘇點,還是有的。穿戴白色的短袖,偶然顯露一個出乎意料的小淺笑,眼神裡都是痛愛。

在《下一站是幸福》裡,宋威龍的蘇也是吃得下的。

小奶狗一個,一會給姐姐討情話,一會壁咚,一會溫順撩人的摸著姐姐的腰。蘇,很合適宋威龍,就是一張木雕臉,冷不丁的給你來一下。這類比較單一的情緒表白,宋威龍是能夠完成的。

然而一碰到繁雜的情緒,木頭人。

李海潮在閣下情緒沖動,邊哭邊鬧,始終在表達情緒,然而看宋威龍,像一根木樁,完全漠不關心。不止是面無表情,並且肢體也一動不動,不曉得的,覺得是李海潮犯病瞭,孝子凌霄任他支配。

凌霄這個角色,是一個有陰影的角色。

小時候眼睜睜看著妹妹在身旁死去,父母又離異,他的心中是有創傷的。我瞭解編劇想把這個人物設計成壓抑高冷的角色,然而宋威龍沒有表白出深度,乃至走偏瞭,像一個雨我無瓜的局外人。

不曉得是否做模特的來由,宋威龍始終都有面癱的毛病。

戲裡,不像是一傢人,戲外,也不像一夥人。譚松韻和張新成嬉笑打鬧,他就在閣下看著,讓他說話,他說不出什麼來,十分困難說一點,譚松韻和張新成都笑他,重點他也不曉得那邊好笑。

上《高興大本營》也是。

他們玩什麼隨機抓拍的遊戲,就是記載不同時段的每一個人的表情,每一個人的表情都很豐富,詫異,大笑,一臉懵逼,什麼都有,然而一看宋威龍,無論什麼時候,他的表情永遠就是沒表情。

這是他人做遊戲的時候,每一個人臉上的表情。

就也不是成心在管理情緒,我是認為宋威龍仿佛很難進入一個狀態。

何炅問,短片裡打籃球的是誰,站起來。宋威龍成竹在胸地站起來,何炅問他,你投籃這麼準嗎,宋威龍才反應過來自己站錯瞭。而後閣下的人就吐槽他,人傢問的是第二組,你起來幹嗎。

寫羊毫字遊戲也很為難。

宋威龍第一個沖出去寫,沖到瞭那邊,沖到對手的桌子上去。被叫回來以後,為難繼續,法則是團隊一起寫一張對聯出來,他覺得是自己寫,一個人寫瞭超級大的字,而後把格子都占滿瞭。

其實失誤也沒關系,說一句調皮話就過去瞭。沒有,不曉得說什麼,為難到隻想羊叫。

宋威龍其實算是網紅出道。

有一次和好友去海邊散步,而後就拍瞭一個視頻放在網上,結果就被一個拍照師給看上瞭,約他去拍寫真。到現在,約莫都有人保存著宋威龍的寫真,白色的背心,沙灘,陽光中,帶著一點憂鬱。

以後成為瞭模特,模特又成為瞭演員。

模特宋威龍一定是合格的,長相結實又有型,十分合適立體,隨手一拍就是一張壁紙。重點一米八的個頭,比例又好。由於從小就在少林寺裡習武,因此身體素質也是沒話說,能吃這碗飯。

然而演員,就要打一個問號瞭。

宋威龍的帥屬於濃顏系,上《靜間隔》的時候就在說,常常鼻子挺立的,眼睛就沒有很艱深,常常眼睛艱深的,眉毛就沒有那麼稠密,然而宋威龍,幾乎是每個益處都吃到瞭,整張臉十分平面。

豐滿的臉很合適上鏡,但可能不太合適演戲。

主要的問題在於臉上的留白不夠,演員的臉不但是要用來觀賞的,更是要承載故事。宋威龍的臉過於豐富,帥得過於直接,以致於沒有給人設想的空間。沒有表白空間,就很難給自己增多魅力。

有人說宋威龍長得像鐘漢良。

有一點像,然而鐘漢良給人的感覺是奶的,五官是溫和的,而後有一點孩童氣息可發揚。然而宋威龍的確是過熟,一查資料顯示他現在才二十一歲,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的五官過於結實,很爺們。

爺們的臉,演少年太老瞭,演中年又太早瞭。

《下一站是幸福》和《想見你》幾乎是同時熱播的,但愛上許光漢的人會比宋威龍多。

宋威龍和許光漢的差異,就是模特和演員的差異。宋威龍合適動態,而許光漢動態不行,必需要靜態。隻有靜態的許光漢才能完全展現他的潔凈,少年感,主要就是他的硬件沒有那麼先聲奪人。

固然,這個東西還是得看演技有沒有加成。

宋威龍演戲的態度是有的,他人喜愛他,他會反問,除瞭臉,你喜愛我什麼。就是熱誠,也很想把這個事情給做好。會為瞭背臺詞熬夜,打戲親自上,有壓力,有焦炙,有等待,還是很拼。

然而還是阿誰問題,宋威龍給我感覺是專一力不夠。

他在采訪裡說,自己演不瞭哭戲,由於很難投入進去。身體上能夠投入,然而感情上很難投入。其實也有點尷尬宋威龍,十六歲就出道,人生出色的經歷隻有少林寺,因此情緒上還是很難共情。

由於很難共情,因此接到角色其實也有點本性。

大部分的角色都是臺詞少的,而後角色比較高冷,主要就是耍帥。固然是相對於來說能夠操作的,但其實收著演,更難。像凌霄這個角色,不是說你不說話,沒有表情,就可以夠感染他人的。

重點現在凌霄看起來要愛上李尖尖瞭,許多人接受不瞭親情變為戀情。

編劇一定是有問題,以傢人之名,幹一些甜寵的事,然而演員也有一點點義務。演員是完備看過本子的,在處理上,應當在後期有一些細節鋪墊,就是想方法把情感戲合理化,但這對宋威龍更難。

宋威龍其實也表白過,說自己不合適這個圈子,孤單,一個劇組十分困難混熟,又要換下一個劇組。

這類感覺讓他沒有安全感,連夜睡不著覺的時候就要把電視機翻開。他說他很想念孩童期間,和好友們一同吃零食,一同勾肩搭背的日子。然而現在一回去,好友張口第一句就是問他要簽名。

而後他變得越來越不愛說話,越來越沒有自信。

宋威龍做演員的初衷很簡單,是為瞭贏利,傢庭前提差,他不想父母太辛勞。但高興的過瞭一年以後,他說他高興不起來瞭,爭議聲,外界給予他的壓力和等待,工作量,讓他有點喘不過氣來。

宋威龍其實是想幹這一行的,然而現在他的困境就是不適應,他沒法在一個生疏之處快速的表白自己的情緒。他形容自己,強盛且軟弱。軟弱敏感對演員來說是壞事,然而怎樣轉達是一門學識。

宋威龍是一塊木頭,但幸虧不是朽木,或許他能夠等一把能把他雕琢出來的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