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奇感一過,明星直播帶貨這碗飯該怎麼吃下去

李湘應當是最早一批明星做直播賣貨的人瞭,淡化自己主持人的身份,加劇主播的痕跡,在小屏幕前活潑。現在看,她是與時俱進的人,敢吃螃蟹,不怕冒險,但在以前,也始終被諷刺。

諷刺什麼,諷刺她過氣,混不下去瞭才賣貨,評價她掉價,明星像櫃姐一樣叫賣,多不面子。

但是現實是什麼,現實是越來越多的明星來分直播賣貨的蛋糕。直播賣貨有什麼不好,有暴光,一個小話題就可以上熱搜,並且能開辟自己在不同范疇的價值,為何不做。

我看過一場劉濤的賣貨數據,一夜湧入2000多萬次觀看,成交的總金額打破1.48億。劉濤自己都不信,她說到2000萬人倒立,結果真的就號召力有這麼強。每一樣商品,幾乎是秒沒的狀態。

語重心長地讓商傢補貨,話音才落,又沒瞭,她啼笑皆非,“感覺是在過年”。

直播賣貨,就是過年,美不勝收的商品,百年難遇的折扣,在明星的呼喊下,熱烈又新奇。明星帶貨,是新奇的。隻能在舞臺上看到的臉,放在直播間,會有一種反差感出現,就像在看真人秀。

但新奇感一過,明星賣貨該怎麼繼續下去。

由於越來越多的明星直播賣貨,一些負面的聲響也不停於耳,質疑他們的營業能力,不瞭解產品特色,隻曉得看提詞器,助理說個不斷,自己貌美如花,高屋建瓴。

不從花費者的視角登程,隻在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不翻車才怪。

最動聽的一種說法是,明星帶貨底子就是賺快錢,應用自己的名望,一口吻吃掉一個胖子就跑。反正他們也有其他的贏利渠道,因此他們也不會對直播賣貨上心,更不會說對花費者負責。

我乃至看到一組投票,一半的人都認為明星幹不瞭直播賣貨。

但並不料味著明星直播沒有價值,明星其實是合適幹直播賣貨的,隻是你沒有選對適宜的人和適宜的平臺。

做主播其實是須要原始積聚的,像種樹一樣,一點一點地會聚受眾,明星入場直播帶貨范疇,自帶的上風就是號召力,貼一個直播預告,就會有人來,並且很輕易被傳播,景甜直播首秀,半個小時的時間上瞭三個熱搜。

有號召力,是能夠吸引受眾的。

劉濤的口條很好,被譽為是跨界主持人,她的話術很豐富,底子不是什麼買它,而是用一種分享美妙生活的姿勢和你娓娓道來。

一會說自己在劇組是怎麼用的,一會說老公是怎麼提示她吃的,一會又說好友怎麼讓她帶的。

不隻是有故事,並且會輸出身活經驗。主播的直播間很像兵戈,目不暇接,始終在一根線,然而劉濤的節拍是有崎嶇的,該分享的時候,細嚼慢咽,該搶貨的時候,如火如荼,而後搶完,她立即說緩一緩。

景甜提及話來也很討人喜愛,自然又可愛。

說優惠力度,平常是幾許,現在是幾許,“相當於比平常廉價瞭……十分多”,而後自己笑場,“對不起,我數學太差”。閣下的助理打斷她,快搶貨,她拿回發話器,“我還沒說完,這個蜂窩能夠鎖水”。

自信,但不自卑,該自黑的時候是一點不客氣。

李好說自己是妻管嚴,隻能在暗地裡省點小錢;劉濤說自己穿女團衣服會胖到把衣服撐破;景甜更膽大,直接在直播裡說自己割瞭雙眼皮,然而埋線失敗瞭,勒出一個壕,雙眼皮又寬又腫,變為瞭哀痛蛙。

自黑是一種玩笑,但更是對自己明星身份的一種突破。

劉濤在直播的時候,很沒有架子,身上的麥掉瞭,助理招呼她去邊上處理一下。她不,她說,這個產品介紹瞭一半,不能這樣把受眾晾在這裡,不隻要對花費者負責,也要對支持她的商傢負責。

景甜也是,她一喝水就會看助播的杯子裡還有沒有水,而後立即招呼工作人員幫助給助播倒點水。

但要延續吃直播帶貨這碗飯,盡力,熱誠,親熱,伶牙俐齒,隻是一個出發點。

明星直播帶貨是有上風的,然而怎麼把上風轉化為勝勢,這是值得思量。一開始明星直播帶貨,花費者會被新奇感遮蓋雙眼,然而新奇一過,花費者看的就是你的能力。

劉濤很智慧,她加入聚劃算民間直播平臺,加入不等於站臺,而是協作,她的身份是民間優選官。

優選,就是精挑細選,這是劉濤想轉達的一個觀點。或許,主播都會說產品是自己到場挑選的,然而沒有穩固這個觀點,劉濤就始終在放大這個元素,轉達的信息,不止是廉價,並且是好貨。

主要劉濤身上始終有這樣的屬性,賢妻良母,做得一手好飯,又持傢,因此這個點放在她身上是成立的。

怎樣要把這個點表白出來,劉濤和聚劃算痛快把直播間搬進客廳和廚房,商品直接就在房間裡運用著,而後劉濤就穿戴很居傢的衣服和褲子,走到廚房,翻開烤箱,翻開破壁機,就開始介紹起來。

而後又回到客廳,摁開掃地機器人,吹著空調扇,生活沉溺感撲面而來。

主播的直播間,都比較輕率,搭一個臺子就直播起來,然而劉濤的做法,是一種新的敘事形式。不隻是一種沉溺式的購物體驗,並且豐富瞭直播的調性,打造瞭一個屬於劉濤自己的直播IP。

優美官景甜、摳價官李好、嚴選官閆學晶,每一個人都依據自己的屬性,開發瞭一個一個獨特味道的直播間。

景甜的直播間粉嫩精致,潮水,又時髦,一進去就會有心裡暗示,我美瞭,重點景甜特地會有一個欄目,是教花費者怎麼護膚美容的。閆學晶的直播間,有一股東北味,想立即盤著腿嘮嗑。

李好的直播間,像走入瞭一個綜藝節目,好笑輕松。終究是主持人,很曉得抖累贅,賣貨用打油詩,搶貨的時候放一首《好運來》,一會讓好友們答題,一會讓好友們猜歌,是不可替換的好玩。

他們都在淡化自己的明星身份,始終在加強自己的主播屬性。

李好收場白就說,“我不叫李好,我叫李好摳”,劉濤是揮著手刀,我叫劉一刀,景甜是甜,種甜,閆學晶是我是閆媽。以明星的身份進來,再以另外一種人設出現,真的是出色,潛移默化就改變瞭花費者的心態。

花費者再想到你,就會想到你的新的標簽,想到新的標簽,就是新的影響力。

新的影響力直接就表現在,花費者會依據你的屬性來買單。提到居傢優選,就會想到劉濤,從廚房到客廳,從吃到睡,這裡的商品包羅萬象。

提到美妝護膚,就會去找景甜,面膜面霜洗面奶,口紅防曬美容儀,全都有。提到柴米油鹽,就會想到閆學晶,大米呀,時蔬呀,老酒呀,好肉呀,父母輩們的最愛都有。提到摳門省錢,李好摳就會出現在腦袋裡,智慧買對,摳得到位,就他們在各自的范疇裡都有話語權。

因此劉濤直播間的燕窩賣瞭又補,景甜直播間的美容儀秒空,閆學晶直播間的大米看著都香,李好直播間的牛排性價比多高。

有瞭范疇話語權,再做深耕也是易如反掌,一個大的IP孵化出新的IP,始終環抱內容做翻新,發明直播的可能性,延蜷縮播的生命力,激活潛在受眾,培育受眾的忠實度,讓直播間延續增值。

不過,勝勢的關鍵一點是,暗地裡要有一個好的平臺。

劉濤景甜李好閆學晶之因此要和聚劃算協作,很簡單,這是一個靠譜的地。明星能夠單打獨鬥,賺的就是自己的,然而危險大,萬一翻車瞭怎麼辦。而像聚劃算這樣的民間平臺,最大的走光就是保障。

保障明星的形象,說簡單一點,有什麼問題,平臺會出頭擔保。

並且也會保障花費者的權柄,貨源一定是嚴格把關過的,實在,必需是正品。優惠力度是幾許就是幾許,百億補助實打實,就是劃算,就是靠譜。物流到貨快,品質有保障,退貨也簡單,售後也好,每一個環節都是標準專業的。

明星帶貨很盡力,沒錯,但術業有專攻,確實是須要一個這樣的平臺來如虎添翼的。

平臺提供的不隻是保障,也會有暗地裡的一個綜合實力。說一個數字,劉濤四場直播的發賣額均過億,第四場直播下單2.2億,數字記載不隻是不時俯沖,並且有一個重點,平均新客占比90%。

說明什麼,說明這不隻是明星效應,還有平臺的加持。

聚劃算民間直播平臺很明白直播帶貨的路該怎麼走,他們有前瞻性,會提前計劃,最大可能讓明星發揚其價值,但他們又不是守舊的,他們在嘗試一些不那麼著名的商品,看能不能用直播打通渠道。

守著自己的高地,又不時擴寬新的高地,為明星、為花費者謀福利,這是聚劃算在做的事。

聚劃算要的,不是一口吃掉一個胖子,而是不疾不徐,不卑不亢,一點一點積聚,漸漸發酵。外表看,這是一種耐煩,但實質上,是一種野心,等到樹苗變為大樹,大樹蔓延成森林,那就無敵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