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婧禕,會是第二個Angelababy嗎?

愛豆轉型的第一步,常常是接演古偶劇。

終究這是演技門坎最低又最輕易爆紅的劇種,顏值就是正義,cp感就是天與地,小學生觀眾最有采辦力。最有說服力的例子,就是去年夏季限制的《陳情令》,直接把過氣男團成員王一博和肖戰奉上瞭頂流。

本年的古偶直接井噴,女團愛豆也按捺不住,紛紛下海。最近三部古偶同時上線,《且聽鳳鳴》、《美麗書生》還有《琉璃》,都是清一色的小甜甜美少女趕上瞭冷漠拽大帥比。

《且聽鳳鳴》的女配角是楊逾越,對,就是阿誰“幹啥啥不行跟老板吵架第一位”的101系人氣錦鯉。

《美麗書生》的女配角是鞠婧禕,對,就是阿誰被評為“中國四千年第一美女” 的SNH48女團C位。

楊逾越和鞠婧禕,最為聞名的,都是那一張臉。她們的古打扮相,也的確很美,隨意一張截圖,都似乎是從漫畫裡走出來的美少女。

然而演古偶,僅僅是美,就能嗎?

《且聽鳳鳴》到現在都沒開分,《美麗書生》豆瓣評分隻有5.2,反倒是女配角平淡無奇的《琉璃》,口碑熱度都是最高的。

演員袁冰妍,論名望和長相,還不如女二張予曦出眾。但她是上戲半路出傢,演技也算過硬,笑起來很靈,復原瞭小說裡阿誰可愛又有點孩子氣的璇璣。

香港老八卦很愛用一個詞叫,“恃靚行兇”,意思是隻需長得夠美,那做什麼都是理所應該。

惟獨演戲這件事是破例。無論你長得多麼美,隻需演技不過關,就很難被原諒。沒有演技的尤物,就像是一張毫無魂靈的畫皮,你總耽心她在某個時刻就會被打回猙獰的原形。

前有Angelababy魂靈脫殼式瞪眼,後有楊逾越比目魚式瞪眼,和鞠婧禕的半永遠哭喪臉,都是看得越久越難忍耐。

假如硬要在這三個女演員裡選一個最難忍耐的,那可能還是鞠婧禕。

弄虛作假,鞠婧禕的演技,比大瑰寶和楊逾越其實要好那麼一丟丟。最少她演戲不會像大瑰寶那樣摳圖換頭,也不會像楊逾越那樣完全憑本能直覺。但鞠婧禕最大的問題是,她演的每一部戲,都有一種參差同等的乏味,除瞭美還是美,再也感觸不到其他情緒。

《美麗書生》裡,鞠婧禕演瞭一個相似祝英臺的角色雪文曦,女扮男裝進入書院念書,與宋威龍演的刺史之子風承駿互生傾慕。

鞠婧禕對劉海,簡直有一種深化骨髓的執念。

書院裡的全部男生都梳著光溜溜的大背頭,留著一致的發型。隻有雪文曦,即便是假扮男生的時候,也硬要拉一兩縷蟑螂須出來。這是惟恐大傢發現不瞭她是女生?

並且鞠婧禕的發際線看起來也不太自然,正面老是黑乎乎的一塊,看不見頭皮。有網友疑心,這是抹瞭發際線粉。

碎劉海稠密發際線以及半永遠桃花妝,這簡直是鞠婧禕每次拍寫真的標配。結果到瞭戲裡,她仍然沒法舍棄這一套,男扮女裝的她看起來仍然很美,但就是美得總讓人出戲。

於正都忍不住下場吐槽宋威龍,“沒見人傢女孩子畫著眼影,留著劉海,還塗瞭那麼濃的口紅, 竟然會當做美麗書生? 並且還不止你一個人,這鄉信院約莫是近視眼理療中心辦的。”

並且鞠婧禕也舍不得做一些醜表情。無論喜怒哀樂,她的面部肌肉都保持在一個微微震動的幅度,笑不露齒,哭隻落淚,不管怎樣都要堅持絕美。

譬如,當雪文曦聽到母親為瞭給弟弟買藥,借瞭500錢還把她給賣瞭的時候,她隻是皺瞭皺眉表示震動。還不如遠處兩隻拼命撲騰的鵝體現欲強。

宋威龍和鞠婧禕的顏值很般配,但那cp感卻很微小,還不如他跟大9歲的譚松韻搞偽骨科甜。兩個人對戲都不來電,總感覺是一對為古風淘寶店暫時營業的麻豆。

演戲缺乏,綜藝來湊。鞠婧禕是少見的,不管上什麼綜藝都會被全網嘲的愛豆。

上瞭《好友請聽好》,大傢圍坐在一團聊天,說到好笑之處,易烊千璽均可以沒有偶像累贅的仰天長笑。而鞠婧禕是抿著嘴,用手遮住臉,悄然地淺笑。

去上《我要這樣生活》,鞠婧禕帶著全妝刷牙洗臉,吃口面包要嚼37下,頭悄悄磕到臺燈也是弱柳扶風的嬌柔姿勢。

去上《青春環遊記》,鞠婧禕隻有在cos美少女的時候最有精神,別的時間都在放空。楊迪問她幾歲,她都想不起來,還覺得本年是2013年。

Angelababy演戲固然捉急,但她最少還有跑男這麼一個代表作,撕女選手名牌兇惡無情,跟男選手撒嬌可愛爽朗,宏大的反差也算實在性格的折射,挽回瞭一些觀眾好感度。

鞠婧禕就比較為難,演戲無神,上綜藝真人秀也很無神,單飛這幾年她演瞭好幾部戲,上瞭好幾個綜藝,都看不出有什麼性格魅力。

她曾經也想走諧星的道路,但又沒法像楊逾越那樣豁得出去。楊逾越能夠當眾放聲大哭,哭得一張臉都擠在一同。也勇於自黑,隨手就拿自己素顏發胖廢柴的黑點來造梗。

所謂的諧星人設,也就僅僅逗留在“笑點低”這個淺薄的條理。

鞠婧禕在采訪的時候,經常說著說著就開始自顧自地笑,顯得很風趣的樣子,但四周的人都是一頭霧水,不曉得該陪笑還是該鼓掌。

一件吃米線的小事,她反重復復講瞭一分鐘,中間還交叉無數次莫明其妙的笑場:

“我小時候尤其愛吃米線,我好無聊,我好生活啊(笑)。我小時候就尤其愛吃米線,我感覺我要說一些超級無聊的口水話。”

“我尤其愛吃一傢店的米線,我媽又不讓我吃米線。我好無聊哦。對,就是我很想吃一傢米線,而後我媽不讓我吃米線,她就讓我吃面。我就說(捂臉笑)那我就跟我媽說(笑),我就說那我吃一兩米線一兩面。”(真的不是在湊字數,原話就是這樣)

港真,鞠婧禕說瞭這麼多,還不如凡凡一句rap好笑,“你看這個面它又長又寬”。

知乎有個問題叫,“你為何厭煩鞠婧禕?” 一共2149個答案,總結起來就一個字,“假”。

這個假,是與實在的人相對於。鞠婧禕太美,美得不像真人。但她也太空泛,空泛得不像真人。不管演戲還是上綜藝,她都沒法放松地暴露自己。

她的微博曬照永遠是美美的自拍,頭發永遠是疏松茂密,就連發個片場花絮,都是全妝加美顏濾鏡,鼓風機還要再一旁不斷地吹,恰似在拍MV。

而鞠婧禕面臨鏡頭無時無刻不在捋劉海撥頭發,惟恐有一絲不完滿。攝影的時候,就連一陣風吹來,都會讓她不知所措,要用力地把臉埋下去,惟恐頭發被吹開,顯露不夠瘦長的兩腮。

2017年的時候,鞠婧禕的表面還不是那麼完滿的時候,演瞭部電視劇叫《請賜我一雙同黨》。

評分固然也不高,但出現瞭她少見的那一面。她演瞭一個抱屈入獄的少女。在監獄裡跟女囚打架的時候,異樣狠戾,一拳把對手KO在地。當鞠婧禕冷冷鳥瞰著地上的對手,忽然能看到她眼神裡的狠勁兒。

鞠婧禕,應當是個狠人。

王思聰的公司曾經找過SNH48女團來搞活動,其別人都去瞭,就鞠婧禕沒有去。王思聰轉發瞭一條罵鞠婧禕的微博,還說她“造作得要死。”鞠婧禕一聲不吭地刪掉微博,而後拉黑瞭王思聰。

同公司的宋昕冉來上綜藝《國風美少年》,鞠婧禕一點不手軟,她尤其嚴肅地問師妹,“唱歌練瞭嗎?你的舞蹈練瞭嗎?常常練嗎?今天讓我有點絕望。”這一番話,直接把宋昕冉問哭瞭。

其實假如鞠婧禕能把實在性格裡的這一面暴露出來,走一走“暗黑女愛豆”的道路,說不定還尤其吸粉。然而現在她困在“四千年美女”這一層金鐘罩裡,完全暗藏瞭過去的自己,也暗藏瞭實在的個性。

想起來還是有一點唏噓,一個人傾其全部去變美,但最後她的全部也隻剩下瞭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