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徐坤到底是出道,還是出傢

能比川普還特不靠譜的,或許是現代粉絲的脫粉來由。有粉絲僅僅由於愛豆和女藝人拍MV就炸瞭。誰傢粉絲這麼強橫?ikun,聞名的蔡徐坤粉絲。

事情要從蔡徐坤那首《情人》提及。

這是一首尤其尤其火的歌。粉絲在實績報告裡寫的,“上線15天,累計收聽超過9200萬”“上線20分鐘收藏破10萬”“微博相關話題總閱讀量超40億”。

假如你沒聽過,不用問,問就是你耳朵聾瞭。

看這些排版精巧又設計獨特的愛豆成果單,我的眼睛也快瞎瞭。被一個個數據閃瞎的。40億誒,全中國人口也才14億。

粉絲為愛發電是能夠瞭解。但電流過大要爆炸的嘛。大傢都掄假數據,這是競爭法例,掄出一個假得太不像話的數據,這要笑死人。“坤倫對決”這個詞還不夠痛嗎。

還是說,隔壁肖戰一晚上塌樓的故事,並無在粉圈敲響警鐘?

粉絲壞就壞在,犯瞭跟三姑六婆一樣的毛病。太愛比手劃腳,太愛瞎操心,也太把自個兒當回事。

三姑六婆給你介紹工具,催你生娃生二胎,真是他們為你好,疼你愛你麼。呵,信瞭他的邪。還不是整天閑著也是閑著,靠給他人找不爽快好讓自己爽快。

由於逮他人的毛病,糾他人的錯,會得到一種心理暗示:哇我簡直火眼金睛,一無所知,太兇猛瞭。通過踩他人來獲取激烈的自我滿足,追尋自我存在感。

粉絲愛哥哥,愛的哪是什麼哥哥,都是在愛自己。

由於哥哥這樣,切合我的口胃滿足我的設想,啊哥哥是全球最好的哥哥,哥哥請走花路,我把我的命給哥哥。由於哥哥那樣,不切合我的口胃不滿足我的設想,哼渣男,我脫粉瞭。

特別脫粉還若無其事搞出一篇小作文的,能說什麼,活得很有典禮感就對瞭。

典禮感就像奢靡品,沒什麼意義,但能為無心義的玩意兒折騰,感謝,有被爽到。

以正牌女友的口氣,把“愛過”兩個字擴寫成幾百上千字,且字字句句驚天地泣鬼神,全程爽到的,就是那種“正牌女友的口氣”。

我為瞭你的新專,熬過一二三四五個通宵。我為瞭你的雜志,花瞭五六七八百塊錢。我為瞭去見你一面,僅僅是人群中的一面,我爬瞭幾十座山涉過萬萬道水。

看,我就是這麼地愛過你,愛到打動瞭自己。

得,繞一大圈,敲一堆字,精華還不就是,通過貌似很愛很愛你來打動我自己。我愛的,從始至終不過一個“我”罷瞭。然而大姐,你誰啊你!

現在盛行的那句,專懟三姑六婆的話,“幹你P事”,想必也是好多明星藝人的心聲。

是,粉絲經濟把粉絲的地位捧上瞭天,但不料味著,粉絲真能成為愛豆頭上僅有的天。

主顧去餐廳用飯,總不能由於飯菜不合胃口,他就可以掀桌子砸店吧。這樣的主顧不是蠢就是壞。因此要說粉絲是愛豆的天,就一種狀況能夠成立,肖戰那種。

什麼天,活生生壓垮愛豆的天。

現在,蔡徐坤粉絲也有丟丟驚險。原本就有“前科”。而後又鬧出《情人》MV女配角的幺蛾子。

前面說瞭,這首歌很火嘛。固然這類火,就像何猷君被麻省理工錄取金融碩士一樣,他自己不說,誰曉得賭王生瞭個這麼牛的兒子呢。

何猷君在念書方面是很牛,這沒毛病,毛病在他愛顯擺。《情人》吧,就,沒那麼兇猛還被粉絲拿出來顯擺。

這類顯擺太恐怖。由於他是我奶的愛豆,因此,愛豆的實績就是我的實績,愛豆的40億流量也是我的40億流量。等於愛豆成為瞭我感觸光彩,感覺自己棒棒噠的一種載體。

還有就是就是這個黏糊糊的歌名。這裡也要指出蔡徐坤的一個壞習慣,他太會哄粉絲高興瞭,太會瞭。假如這世界上真的存在所謂的,愛豆與粉絲雙箭頭的愛,信服,蔡徐坤演得,哦不是,愛得挺像那麼回事。

竭盡全力做舞臺是為ikun。有膽喊出“all for music”的口號是為ikun。隨時隨地用手指戳戳臉,都是他和ikun之間才懂的記號。結果就成為瞭,專業的,很快出戲,不專業的,在戲裡越陷越深。

親生的女好友都慣不得,何況還是隔著幾百層關系的女友粉。慣多瞭,慣成平常舉動原則瞭,你端茶送水都叫理所應該。

這不,蔡徐坤寫一首叫《情人》的歌,他的情人還能是誰,一定必然以及斷定,隻能歸ikun瞭唄。品品這些歌詞,“你悄悄一個吻,我瘋狂體會,氛圍開始升溫,驚險又誘人”。

文筆呢,十分明顯的小學雞硬裝老司機,盡力營造“老子泡妞把當心”的嘚瑟勁兒。終究“悄悄一個吻”都能“瘋狂體會”這類事,在人的終身中,也隻有十四五歲談初戀的時候才會發生。

但站在ikun視角,沒錯瞭,這就是我和坤坤的初戀。

插播一首《I Wanna Get Love》,蔡徐坤原創處女作。歌詞也很假司機,又是“對你的 body入迷”又是“把你帶回傢”。

李榮浩就問瞭,這是否你寫給粉絲的歌。ikun,留意聽你傢坤坤的答復,“有一兩句是表白我對粉絲的心情。”

騷凹瑞,不是“帶你回傢”哦,是“Only things I can promise I’ll never leave”。很民間,很蔡徐坤。

再回到《情人》。這麼一首讓粉絲與有榮焉,自顧自認定是描畫“我與蔡徐坤愛情”的歌,現在拍攝MV,居然找來瞭別的女性當他的女配角。

就成為瞭,在粉絲劇本裡,蔡徐坤是送給她的“悄悄一個吻”,這下,美夢被毀瞭,沒得做瞭。由於他行將在實在的劇本裡,實在地悄悄去吻他人。

這算怎麼回事。覺得是心上人送的定情信物,正爽得心臟都裂瞭,還攝影發好友圈向全球宣佈。三秒鐘後收到心上人的答復,“不好心思,東西能不能還我,我送錯瞭。”

靠,不但是吃到瞭屎,屎裡還夾著一隻蒼蠅!

也不是成心刺激ikun哈。

從流出的MV路透來看,蔡徐坤和這位叫章若楠的女藝人,互動畫面蠻甜噠。就像有網友評價的,以前隻認為蔡徐坤帥,但帥得好冰涼,孤孤獨單。

來這麼一名同齡女孩子跟他綜合綜合,調劑調劑,哇哦,蔡徐坤的男朋友蘇立即就可以get誒。

小破站的CP剪輯也馬不停蹄趕到。天,可不就是那種,“悄悄一個吻”也要“瘋狂體會”的十四五歲小孩兒的初戀嘛。

然而轉到粉絲那邊,蔡徐坤和章若楠有多般配,就顯得她們有多多餘。章若楠錯也錯在這裡。她不單完成瞭ikun的美夢,還比大多半ikun更漂亮更合適蔡徐坤。

這類糟透瞭的感覺,或許能夠瞭解為,明明蔡徐坤是你的男友,結果帶出去,全部人都誤覺得他跟章若楠才是一對。你完完全全被無視瞭。

還莫明其妙以第三方的視角,被你的男友跟另外一個女的當場秀瞭一臉恩愛。太慘烈瞭。

慘烈的暗地裡,暗藏著一個更慘烈的現實:連你這個“正牌女友”都不得不認可,那兩個人,隻是略微對視一笑都好配,神工鬼斧的配。

這就不但被搶男友罷瞭。是從男友的新女友身上,看到瞭自己有多缺乏乃至差勁。有些打小三的潑婦,她們憤恨小三,其實也是在憤恨自己。這叫大發雷霆。

聽聽脫粉ikun的罵詞。罵蔡徐坤,“給你反黑不是讓你泡妞”,罵章若楠,“我有錢但不是給你買包”。鬼來的泡妞和買包,全靠她們栽贓。

但隻需她們還能這麼罵,她們就依然具有著“正牌女友”的資格。

否則換baby去跟蔡徐坤拍MV好瞭,粉絲剎時平靜弱雞。

baby不是沒有跟蔡徐坤組過CP。《跑男》第一期就給瞭兩個人完婚的劇本。完婚吶,baby穿戴婚紗,從走廊那頭走向蔡徐坤吶。在粉絲的觀點體系裡,比過分,這個才算過分。

但那次,粉絲十分理性地鑒定,他們是姐弟罷瞭,工作罷瞭。其實潛臺詞是說,baby已婚還當瞭媽,我們坤坤不可能跟她有什麼。

但蔡徐坤章若楠,在脫粉小作文裡,粉絲寫瞭,“如果外國女模特,我高興死。但這個不能夠。”“這個不能夠”也有潛臺詞,“這個跟他太能夠,也太可能發生什麼。”

他們有可能,反向證實,蔡徐坤跟粉絲不可能。他們好配,映照的恰是,蔡徐坤和粉絲太不配。這也是為何,愛豆的男男CP很吃香但男女CP就等同於找死的原因。

他跟男的就是Y來的,他跟女的,沒準真會成“搞到真的瞭”。

然而吧,“戀情中的女性就是福爾摩斯”這個原理又很邪門。你說顧佳怎麼從區區一個橘子就聞到內味兒不滿意,由於女性的第六感。

昆凌跟庫裡講過,她怎樣被周傑倫pick的故事。面試周傑倫《你好嗎》的MV女配角,周天王一眼相中瞭她。MV也拍瞭。但為瞭守護愛情,MV終究版本裡,女配角換瞭他人。

否則我們就會看到,MV裡,昆凌和周傑倫玩籃球彈吉他抱來抱去的畫面。而昆凌並非第一個和周傑倫有愛情的MV女配角。

不是隻有關在一個劇組,面面相對於三四個月拍戲才會生情。戀情來瞭就是戀情,哪兒有個準數。蔡徐坤的擇偶標準都說瞭,“喜愛愛笑的,陽光的。”章若楠看著挺陽光的。

並且攪黃一個章若楠,李若楠宋若楠也並不會遠。ikun,你們隻是送蔡徐坤出道,莫非還要看著他出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