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伊琍總算脫節愛情腦!揮別文章後談獨立,一改被出軌時低微姿勢

餓瞭嗎?戳右邊關註我們,天天給您奉上最新出爐的娛樂硬核大餐!

女性到底是否“生子機器”?在社會上的價值到底是什麼?對於以上這些聽上去像是心靈雞湯一樣的高深問題,曾蒙受婚內出軌變節的馬伊琍有話說……

8月27日,馬伊琍在接受《女性30+》采訪時,風雅議論自己的情感觀,乃至還宣佈瞭一些和現在大眾各走各路的婚姻看法,臨時間掀起千層浪。

“卵子的終究使命不是成為一顆受精卵,它就能隻是一個卵子。”

“女性的價值不是為瞭成為一個母親,我們是為瞭成為自己,不要把卵子給予過多使命。”

“我們在任何年齡都有資格尋求戀情,都有權益談自己的欲望。”

以上這些金句絡繹不絕的從馬伊琍的嘴裡蹦出來,一改大眾關於女性在婚姻中依靠傢庭、傳宗接代的刻板印象。

揮別文章一年後,鏡頭前的馬伊琍,裝扮知性精悍,眼神堅定,提及話來邏輯明晰明瞭,既瀟灑又自信。固然這樣擲地有聲的講話有人贊成有人否決,但無疑是馬伊琍表白自己通透人生的重要一步,似乎當初阿誰曾在婚姻中逆來順受的低微小女性也隨著時間雲消霧散瞭,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為自己而活的獨立女性。

回溯昔時,不管是阿誰面臨外界質疑,堅定選擇與文章掛號完婚的馬伊琍;還是面臨丈夫婚內出軌,說出“且行且愛護”的馬伊琍,均可以說是一個實真實在的“愛情腦”。

從2005年與文章相識,再到2008年閃婚,那時完婚時的馬伊琍32歲,文章24歲,外界並不看好這對前提懸殊的“姐弟戀”。

乃至許多好友得悉馬伊琍的瘋狂舉措後,紛紛打德律風給她:“你能不能再考慮一下?”

面臨質疑與阻遏,馬伊琍給出瞭很堅定的態度:“我們沒有典禮,隻是掛號瞭。我認為婚姻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我們認為很高興就夠瞭,不須要告訴全部人……我不在意他人怎麼想,我不須要在意。”

這樣為情感悍然不顧的感動,像極瞭現在我們所說的理想主義,覺得雙方均可以貪生怕死的擁抱戀情。

可誰曾想有一天連戀情都沒有瞭,卻仍然要挽留。

2014年,文章被暴光出軌姚笛,好男人人設完全倒塌,此時的馬伊琍還尚在哺乳期。

這場鬧劇鬧得沸沸揚揚,文章趕緊報歉稱自己自取其禍,就在外界都等著馬伊琍能夠快刀斬亂麻,手撕渣男和小三時,馬伊琍卻表示“愛情雖易,婚姻不容易,且行且愛護。”這樣逆來順受的處理方式,也一度讓這句話成為收集笑柄。

壞人沒有蒙受應有的代價,反而得到瞭饒恕和原諒,大傢紛紛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乃至許多人都以為馬伊琍就是一個為瞭傢庭委曲求全的小女性罷瞭。

乃至在那時,馬伊琍的父親以“伊琍爸爸”為名開明社交賬號,稱此事雖對傢庭攻擊甚大,但隻需文章能夠悔悟自新、重新做人,自動回歸傢庭就夠瞭,標明馬伊琍和文章不會離婚,文章已取得他們一傢的原諒。

這場風雲過後,文章和馬伊琍在鏡頭前還自始自終的甜蜜。2015年6月,馬伊琍的生日,文章為她慶生並再次“求婚”,夫妻倆現場深情相擁。

2016年,馬伊琍還在文章執導的諜戰劇《剃刀邊緣》中飾演女配角。

就在大傢覺得馬伊琍將選擇帶著原諒過一生時,2019年7月,兩人忽然官宣離婚,這段情感在幾年的瓜葛中還是走向瞭陌路。

離婚後,馬伊琍以更徑自自信的姿勢站在電視銀幕前,就像她在電視劇《我的前半生》中飾演的羅子君一樣,她也用自己的切身經歷,告訴女性怎樣順風起航,在自我生長中走向人生下一程。

現在的她,總算脫節那時的愛情腦,鮮少在個人平臺上談及婚姻和情感,經常抽暇陪同自己的孩子、出去遊覽、做著自己喜愛的工作。

就像馬伊琍曾說的一段話:“女性不要為取悅他人而活,但願你能為自己而活,每一個人的終身隻有一次前半生的機會,果敢地、盡力地去愛、去鬥爭、去犯錯,然而請記著必然要生長。”

在大傢對中年女性還有曲解的期間,馬伊琍果敢舉起瞭獨立女性的大旗,盡力詮釋著"離婚後的女性照樣能夠有春天"。

#馬伊琍情感#、#愛情腦#、#首談離婚#

作者:栗子

責編:阿叉

发表评论